飞.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不愿醒(上)

【张艺兴X黄磊】

“你确定你的选择?”

  晨间的清风吹落黄磊肩上的枯叶却吹不散他眼底的湿意。

  张艺兴站在黄磊的前方,眼睛紧盯着脚下的草地,像是能看出花似的,但背后不断绞紧的双手显示着他不如表面看起来那般平静。

  太阳慢慢升起将两人的影子不断拉长拉远,黄磊看着张艺兴露出释然的笑容。

  他猛地向前走一步,看到张艺兴受惊的表情笑得更开怀,他伸出手轻轻的捏了捏张艺兴的脸颊将张艺兴抱在怀里,隐藏在眼眸深处的情感再也压抑不住涌入黄磊的眼中化作一滴清泪滴入地面消失不见,

  犹豫、悲愤、不舍,浓烈的波动流连于黄磊的眼中最后转变为安然,

  他摸了摸张艺兴的脑袋,清了清嗓子开口说道

“以后,师傅不在你身边,你要学会保护自己,唉,小艺兴长大了,不用师傅教了,你,以后好好的。”

  下山的路杂草丛生崎岖不平,一个人身着白衣从远处跌跌撞撞的跑过来,等这个人走近才发现,正是张艺兴。

  张艺兴双眼无神步伐凌乱的走着,

“张艺兴,我不是神。”

  黄磊走前的话语不停盘旋在张艺兴的脑海,震的他脑袋发晕、发胀,

“我没有错,我没有错!”

  张艺兴猛地停下来朝四周喊到,像是在安慰自己,也像是在说服自己。

“黄勃哥感性、王迅哥憨厚、红磊哥刚直、小猪哥心软,只有他最合适,只有他最合适,只有他最合适。”

  张艺兴抱着脑袋跪在荒草间不停的嘀咕,风吹过荒草将张艺兴的影子吹的摇摆不定。

“是只有他最合适,但让他去的人不应该是你。”

“谁!”

  突然出现的声音让张艺兴回过神,他站起来向四周看去,惊讶的发现一个身穿黑衣的自己正站在不远处一脸邪魅的看着自己,

“你知道什么!只能我说!”

  也许是这句话触动张艺兴内心深处的忐忑,也可能仅仅是想发泄而以,张艺兴朝另一个自己怒哄到,

  黑衣张艺兴悠然的走过来,优雅的帮白衣张艺兴抚掉发丝上的杂草后在他耳边轻轻的说到

“可你不应该骗他,他那么聪明一定早就想到了。”

  黑衣张艺兴说完便直起身体,一边向后退去一边感慨的说道

“可怜的人,要去那么险恶的地方不说,还要被自己爱人欺骗,真是可怜呢。”

“张艺兴,你活该孤独终老。”

  张艺兴晕倒前最后的意识便是另一个自己那阴狠的话语。

“艺兴,艺兴,醒醒,起了。”

  孙红雷用略带大碴子味的普通话叫醒了张艺兴,张艺兴睡眼朦胧的看了看周围,发现自己正睡在沙发上,红雷哥穿着睡衣正叫自己起来吃饭,黄勃哥和小猪哥端着早点正从厨房走出来,王迅哥正在桌子前摆着他们5个人的碗筷,见他醒了便叫他过去吃饭。

  张艺兴喝着碗里的粥,笑哈哈的看着哥哥们打打闹闹,

“艺兴,”

  张艺兴突然感到有人在叫他,声音无比熟悉,他望向四周却发现只有哥哥们的打闹声,他觉得有些奇怪但想到可能是早起的缘故出现幻听,便没当回事,张艺兴钥起一勺粥,正要低头喝下却发现一滴眼泪从眼睛流出滴进碗里。

剧情是极限男人帮陷入困境,艺兴有机会可以救他们但前提是他必须选一个兄弟去一个恶劣的地方生活5年,而且留下的人会忘了那个人,艺兴选择了黄磊,因为他觉得只有黄磊才有可能活下来,并只告诉黄磊前半句话,但黄磊已经猜到后半句了,就是这些~

评论(7)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