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一个脑残粉的告白

一生有多快,几天便可捋过那精彩之处。

时间有多慢,几个片段便可回味一辈子。

一生好长,长的我不敢轻易许诺,一瞬有多久,能让我唐突的喜欢上一个人不能自拔。

以前总觉得君生我未生这句话太过煽情,而今方能体会这句话的悲凉。

这人世我来的太晚,您来的太早,您绅士迷人的时光便被我生生错过。

还好,我抓住了这个幸运的尾梢,还来得及看您被时光追赶的沧桑洒脱。

我恨时光无情,为什么不能慢点之后再慢点。

我幸上苍仁德,能让您健健康康的唱歌,祝您老能唱到100岁!

我是怎么了,竟然喜欢上一个爷爷辈的人,还是沉迷于阿lam的颜值,40岁的时候太帅了!!!长的帅,唱歌还那么霸气!!!阿米豆腐,我自己吓到自己了~😂😂,阿lam什么时间开演唱会求告知?!!!

祭师

荒草随风摆动发出涩涩的声响,空气在无形的冲撞,细小的白色物体快速的消失在晨雾中,侥幸存留的几缕白灰挣扎片刻也随风而逝。

没人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就像大多数人不知道黑夜将至。

平凡的大多数沉浸于欲望的深渊,只有少数的超脱者在忧虑重重。

就在几日前,在这寻常的荒山中,有两位强者稍无声息的去了,两位在尘世中呼风唤雨的老人带着笑意与对弟子们的骄傲化为须臾,

他们究竟看到了什么?

没人知道。

一位少年慢慢走向山顶,单薄的白色长衫裹着他矫健挺拔的身躯,稚嫩的面孔上满是久经杀戮的冷漠与沧桑,山风呼啸而过却吹不动他的衣角,是位修行者。

他站山顶的岩石上看着裸露在荒草下混在黄土中的灰白,眼底充满悲伤。

比起得知消息那一刻,那份悲伤现在才真正的爆发在他身体中,他无法化解更不想与人述说,

理解、同情是最无用廉价的情感,他一向看不起因为一些事情便萎靡不振博得别人同情怜悯的人,又怎会允许自己成为那类人。

只是悲痛不停发酵涨的身体难受,最后又慢慢的化为无力感,紧紧的箍着心脏嘞的他透不过气。

微风轻抚百灵轻唱,万物为新的一天欢呼,宁缺看着感到烦躁,

浩然气聚集指尖向百灵鸟射去,一阵嘈杂后周围变得安静。

百灵鸟躺在地上,灵动的眼睛已然灰白却仍看着宁缺,看着那双因悲伤愤怒而泛红的眼睛。

宁缺突然想起朱雀街

那天颜瑟握住他冷汗淋淋的手掌,坚定的带着他一步一步的走进长安,那个背影,如父,如山。

他相信颜瑟就算知道他入魔,知道他将与天下人为敌,也依旧会站在他面前帮他应对天下人。

如果说书院后山让他尝到缺失的兄弟情,那颜瑟便弥补那份父爱,兄弟也许会因选择而放弃情谊而父母不会。

宁缺想到他与颜瑟的初识时颜瑟那副无赖嚣张的面孔

想到拜师时颜瑟的兴奋得意

自己发现他倒卖鸡汤时的恼怒

想到长安街头颜瑟一遍一遍不厌其烦的向他讲解多年来在符道上面的感悟。

想到泛舟时那几把去皮的花生和去荒原前眼底泛出的泪水。

明明相遇如此短暂却不得不相离别。

这个老骗子!不是说好为师的回来再教他的吗!

现在宁缺又一次成为孤儿

只因他的师傅颜瑟,走了。

我想写什么呢?只是身为原著党,看到将夜竟然拍的如此地道心里高兴的很,追剧时被金士杰老师演的颜瑟吸引到,简直是神还原!!!个人觉得颜瑟和夫子在宁缺的心里应该是母亲与父亲的感觉,至于谁是母亲谁是父亲大家自己感觉。

“砰”

几只白鸽因巨大的声响匆匆飞起,如同一条随风飞舞的丝巾,一眨眼便不见踪迹,只留下几根白色的羽翼在天空不断盘旋。

李问倒在地上,鲜血以他为中心向两边流去与泥泞的沙土构成迷彩般的色彩,

子弹打烂他半张侧脸,沉闷的黑色眼镜不知道飞到何处,只在剩下的另半张面孔上留下几片碎片在阳光的照射下不断闪烁。

在血污之下依稀可以辨别出那张英俊的面孔,不同往日的呆滞拘谨仅剩一颗的瞳孔散发着自信、痴迷的神色,沾满鲜血的嘴角挂着意味深长的微笑,像是在嘲笑什么又像是无奈的包容什么。

乌鸦停靠在树上,歪着脑袋看着地上的两个人,猩红的双眼中露出贪婪的神色,虽然地上的一个是活人一个是死人,但一点不影响它的心情,它高兴的“嘎嘎”叫起来。

不得不说,在这个光鲜陆离的城市中生活久了,看到如此不会隐藏情绪的生物经感到它有些可爱。

它的叫声惊得地上的人跳起来,只见他猛地将手中的枪扔掉,看着前方躺着的李问的尸体,慢慢的蹲下无力的靠在树上瑟瑟发抖,

他的脸上满是惊恐,认识他的人一定会认为自己认错人,那是吴复生!吴复生的脸上怎么可能出现这种神情,毕竟那是一个别人用枪指着他,他也可以神色自若吃完一顿饭的人。

对,他们的疑问是正确的,替身只能是替身,就算他模仿的再像,后天养成的习惯也是无法轻易改变。

只有那流离之人会追寻幻影沉醉于梦境。

三年前

红,暖色系,三原色。

沸腾流淌的血液、鲜艳亮丽的花朵、历史久远的丝绸。

李问可以用它画出万物却不曾想过用它来代表一个人,直到他遇见吴复生,那个衣着亮丽,举止优雅的男人。

那个男人不管去哪里都会成为女人关注的焦点,毕竟没有那个女生不喜欢风度翩翩帅气多金男人。

李问从没有想过他们两个会有交集,可命运早已将他们联结在一起。

后来李问做了主角,他站在英国的古堡中靠着雕花的铁栏杆,雪茄的烟雾笼罩着他的面孔,淡然幽深的双眼望着远处夕阳的余晖,心中泛着冷意。

还梗中~

总觉得天道轮回,世事无常,先人留下来的经验后人理解不到,等到可以理解的时候发觉自己也以成为先人,周而复始反复循环,这算不算人活着的悲哀。

生活的本质就是一个不断失去的过程。

放眼望去,入眼尽是繁花似锦,细细想来,与我没有半点关系。

分享歌词里的故事,来自#酷狗音乐安卓版#http://t.kugou.com/song.html?id=3AXj21btcV3

我们一起看尽人间春色,一起欢笑流泪,可对不起了,最后的道路怕是要留你一人走完。

嗨,你又来了,每个月都如此,如此的准时,连我最亲密的朋友都无法做到,如同一架精准的仪器,一架为我专属定制的仪器,

怎么?你又发现了什么?你总是这样,总是轻易地找到躲藏在我身体各个角落里的各种情绪转而攻击我的薄弱点,真有你的,而我对你没有一点办法,没有办法逃脱,没有办法躲避,唉,老朋友,我真的想和你说

他妈的!滚远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