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香港日常 暗涌 (中)

徐府

  清柔的晨风从竹林穿过,高高伸展的竹梢上,竹叶被风吹得刷刷作响,無憂風手里拿着餐盒走过竹林穿过长廊向她和徐志国的房间走去,她走到门口停住了脚步,靠在柱子上静静的看着自己的丈夫,

  徐志国正在慌忙的弄头发,一顿摆弄之后还是有一束头发调皮的支在他的脑后,随着他的走动而左右摇晃,無夏風轻笑的走进去把餐盒放在桌子上,来到徐志国的身边帮他捋顺发型,整理整理衣服。

  徐志国看着妻子温柔贤惠的样子,有些埋怨更像是撒娇的问無憂風为什么早上起来不叫他害的他今天又要迟到了。

  無憂風没有接他的话语,只是开口说亲手做了早餐,让他尝尝在走。無憂風看着徐志国双眼放光一脸惊喜的表情,浅笑着把他引到桌子旁让他坐在椅子上,打开食盒从顶层里端出一碗清汤面放在徐志国的面前,又
从下一层拿出两盘小菜,一盘清拌豆腐和一盘苦瓜炒蛋。

  無憂風坐在徐志国的对面,看着他狼吞虎咽的吃着自己做的食物,心里感叹着他那里像个富家公子的样子,真不知道外面那些说他风流倜傥温文尔雅的人是怎么想的。

  徐志国感受到妻子一直都在温和的注视着自己,他看了着無憂風亲手做的饭菜,心中有些不安,

  無憂風嫁给他二年从来没有给他做过饭菜,而今天却反常的早早起来给他做早饭,这也有些太反常了

  無憂風看着徐志国咀嚼着嘴里的饭菜,一脸欲言欲止忐忑不安的表情,不由的笑出声来,两年的朝夕相处她还是能猜到徐志国在想些什么的,她清了清嗓子,开口说道

“没什么事情,只是昨天想到我师傅以前说过的一个风俗,如果一个女人喜欢上一个男人想要和他在一起,就早上起来做一碗面放到那个男人的门前,如果那个男人也喜欢她,就会把面都吃了把碗送到她的手里,如果这个男人不喜欢她就不会动那碗面。”

  徐志国听無憂風说完连忙把碗里的面都吃光连汤都喝掉后摸着自己滚圆的肚子问無憂風还有吗,他还可以吃。

  無憂風看着丈夫的憨样轻笑出声,也是奇怪,她本是一个不爱笑的人,师兄总开玩笑说她上辈子一定是一朵梅花,这辈子才如此的孤傲冷清,师傅走了之后她就直接变成冷美人,除了见到大杂院里那几个包子会露出温和的笑意平时几乎都是冷着面孔,可徐志国却总是有办法让她笑出来,

  無憂風有时觉得老天对她还算不错,让她遇到一个把她捧到手心放在心尖的人,只可惜他们活的世道不对,现在国难当头,日本人侵略中国的土地残害中国的同胞,国民党贪污腐败民不聊生,只有gbc还好一些,她虽是一介女流,但也知道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道理,所以她答应师兄帮他完成这次任务,她知道这次任务的危险性,她本是一个孤儿,来的时候孤零零的来,走的时候孤零零的走也没有什么,只是心里觉得有些对不起徐志国,明天早上她就要和师兄去执行任务了,她想到师傅说过的这个风俗,心想着为徐志国做一顿饭就算做个约定,若此去回不来,她下辈子一定先找到徐志国然后还嫁给他,好好的补偿他这辈子对自己的感情。

  徐志国看一下手表发现时间有些迟了,和無憂風知会一声就往外走去,他见無憂風追上他给他整理整理衣服说到有些想念林依依想要去大杂院住两天,徐志国本来不想同意,可望着無憂風那双大眼睛他又说不出拒绝的话语,犹豫了半刻才闷闷的回到,就能待两天哦

  無憂風温柔的摸了摸他的脸颊,没有说话

  徐志国没有感到無憂風的异常,拍了拍無憂風的脑袋就往门外走去,快要走到长廊尽头的时候他听到無憂風在叫他,他疑惑的回头望去,看到無憂風站在门口正看着他,见到他回头笑着说让他慢点走小心些。徐志国觉得心里暖暖的冲無憂風做了一个夸张的鬼脸,笑着摆摆手走出了無憂風的视线。

大杂院

  汪雨樵坐在床边,林依依靠在他的怀里轻轻的抚摸着肚子,两人在享受着最后的宁静,林依依心里清楚这次汪雨樵的任务是引开国民党的人,尽量的拖延时间使周翔宇同志安全的到达城郊。

  拖延时间,怎么拖能拖的久,大家心里自是不言而喻,

  林依依心里酸楚不已,但她不想破坏两人最后的记忆,毕竟自己以后只能靠彼此的回忆度日,她故作轻松的和汪雨樵谈起孩子的名字,她和汪雨樵说,如果是男孩就叫思霁,如果是女孩呢就叫思雯,寓意雨过天晴满天彩云,希望他们的孩子在经历动乱之后可以平静的生活。

  汪雨樵看着林依依强颜欢笑的面孔心里堵的难受,他真希望林依依可以狠狠的骂他一顿、打他几下,这样他心里还能好受些,可林依依却如此懂事、如此善解人意,他紧紧的把林依依抱在怀里,只恨他们命运不济出生在这个年代,他身为男儿身逢乱世为了国家舍身取义他不后悔,但他对不起林依依更对不起林依依肚子里还未出世的孩子,这个孩子要因为他的决定而不得不在没有父亲的环境里成长,想到这里心中的酸楚向上蔓延聚集在眼部形成水雾,

  突然林依依惊叹的叫一声,抓着他抱着自己的手放在肚子上,转头望向汪雨樵,双眸中满是惊喜与爱意,汪雨樵连忙转过头擦了擦眼角又转过头,他摸着林依依肚子上凸起的地方同样惊奇的望向林依依,孩子突然的动作削弱了两人心头的悲伤,日光透过窗户斑驳的照在他们身上,使他们看着如此温暖柔和。

  晚饭美人做了鸡汤馄饨,大家坐在院子里没有往日的欢声笑语,都只是沉默的吃着馄饨,

  宝宝们中午就被华哥接走,本来老弱也应当跟着一起走,但陆先生他们都不肯走非要等明早再走,洪三和张万霖劝说无果只好任由他们,吃过后大家都回到自己的屋子里,小阿悄和林依依要帮忙,美人把她们都赶回屋子,美人看着她们的背影抹了抹眼角的泪水,她的心里突然无比的愤恨这个年代,要不是这种乱世他们还是会好好的生活在一起。她又怨起严华,要不是他,自己怎么会受这种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她嘴上老是埋怨洪三总往家里带人,其实她心里早就把院子里的人当成自己的孩子,可如今她却要看着他们送死!这让她心痛如绞

  车夫在房间里不停的忙乎,一会擦擦刀一会整理整理行头,其实这些东西他早就整理好了,但他不知道怎么面对老初,当初他和老初在一起时一大半的原因是因为责任,其实他心里挺看不上老初的,他性格直率嫉恶如仇,所以一向看不上坑蒙拐骗的勾当,可这两年来老初对他确实不错,什么事情都让着他由着他,他要是犯浑老初有方法治他,他要是生病老初衣带不解的照顾他,他有时也会想要是和老初这样过一辈子也是挺不错,

  可师傅要帮华哥送周翔宇,他身为徒弟自然要在师傅左右,保师傅周全,其实他不太懂什么国家大义,他只是知道师傅在他小时候捡到他,那他的命自然是师傅的,至于老初,一个男人就算没有他应该也没有什么问题

“车夫,过来坐,我有话对你说。”

  老初的话语打断车夫的思绪,他向老初看去,看到老初目光坚定而温润的望着他,他挠了挠头走到老初身边的椅子旁做了下来,开口说道

“什么事?”

  老初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指,过了一会才开口说道

“咱们已经在一起两年多了,有些话,现在不说可能就说不出了,我,知道你一直看不起我,”

  老初看着车夫急切的表情,接着说到

“你不用解释,你什么性格我了解,我想说的是不管怎么样,咱们已经在一起,唉,就算我上辈子欠你的,我知道你对汪帮主的感情,所以我知道我劝不了你,但我希望你这次可以活着回来,就算不为了我,你也得为他想一想”

  老初说着拉着车夫的手放到自己的腹部。

  车夫呆在那里,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直愣愣的看着老初,磕磕巴巴的说道

“老,老初,你,你,是说,”

  老初看着车夫傻傻的样子,拍了拍车夫的手柔和的说道

“两个月了,你要当爹了。”

  车夫一脸傻笑的呆在那里,过一会猛地把老初抱起原地转起圈来,老初被车夫的动作吓一跳,头被车夫转的发晕,

  车夫想到老初肚子里还有孩子,连忙把老初放下看到老初有些发白的脸,紧张的把老初抱到床上,蹲在地上像做错事的小孩子似的看着老初,等老初缓过来看见车夫这副样子,无奈的笑了笑,摸着车夫的头安慰的说道

“没事,就是有点头晕,你坐上来,蹲着成什么样子。”

  老初说完就往里挪了挪,拍了拍身边示意车夫坐上来,车夫坐到老初身边把老初抱在怀里,才发现老初这两天瘦了好多,抱起来身上的骨头硌得他发痛,他心里突然感到有些伤心,他觉得自己好像错过了什么,

  车夫感到老初不停的抚摸自己的背部,像是安慰自己似的,他拉开自己与老初的距离奇怪的看向老初,却发现老初神情悲悯的伸出手在他的脸颊划了一下又收了回去,他看到老初手上的水渍惊讶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发现自己的脸上满是泪水,他感到老初把他轻柔的抱在怀里,不停的抚摸他的头部,在他耳畔轻声安慰的说道

“都会好的,我和孩子等你回来,都会好的”

  车夫突然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但是还好他还有机会,他把老初回抱在怀里,把头放在老初的颈间闻着老初身上的草药味,在老初耳边轻轻的说

“放心,我一定会回来了,为了你,我也会回来。”

  车夫这辈子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渴望好好的活下去。


本来想写上下的,但写不完了~哈哈,写的我都想哭~😂😂😂

评论(3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