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张万霖X师爷】

   张万霖拿出怀表看一眼后用力的合上又放进衣服里,一个小时内他已经看了不低十次,

   他蹙着眉向门口望去,院子里的树叶发出撒撒的声响,草地里不知是什么昆虫也在发出叫声,两个保镖站在门口像两个柱子似的竖立在那里,衣角随风而动
  
   张万霖越看越心烦,伸手拿起桌子上的茶杯,往嘴里灌一口随后猛地喷到地上,站起身来把手中的茶杯用力的向门外砸去,口中骂道

“妈的!连茶都不会沏!想烫死老子!一帮废物!”

   师爷从车里下来,晚风轻轻拂面而过,使他感到精神不少,他还没走进门就听到张万霖的怒哄,看着保镖们战战兢兢的样子,无奈的拜拜手让他们都先下去,

   他提起下摆走进去,看到张万霖满脸怒火的瞪着门外看到他后转为担心的神色,疾步走过来看了看,拉着他的手引他坐在椅子上,急切的说道

“侬怎么才回来!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师爷看着张万霖的神情,一股暖意从心中流出沿着血管在全身流转最后回归于心口,一种叫做感动的词汇出现在他的脑海,

   混迹江湖二十余载,从当初懵懂无知的青涩少年到令旁人闻风丧胆的师爷, 多年的经验和惨痛的教训告诉他,多余的情绪只会让自己死的更快、活的更痛苦,

   感动,他不允许这个词出现在自己的情绪中,但张万霖除外,因为这是他控制不了的,

   人这一辈子总会遇到一个人,

   你的心思、喜怒哀乐开始不受你自己控制,都紧紧围绕着那个人,那个人开心你就开心,那个人伤心你比他还难过,那个人愤怒你恨不得杀了那个惹怒他的人

   张万霖就是他的那个人,还好,他也是张万霖的

   张万霖紧张的看着夏俊林,夏俊林静静的看着他,不知过了多久,窗口的百雀鸟吱吱的叫两声,张万霖忍耐不住,说道

“侬到底有没有事?给老,快告诉我呀!”

   夏俊林听到张万霖的声音回过神来,笑着回到

“我能有什么事,工会那帮人怎么会伤到我,只是有些疲惫而已,梁义兴被洪三带走了,今天我和弟兄们找一天都没有找到”

  说着夏俊林闭上眼睛,伸手捏了捏自己的鼻梁,

  张万霖走到夏俊林的身后,伸出双手轻轻的按摩着夏俊林的太阳穴,神情鄙视的开口说道

“洪三那个小赤佬!他这次是自己找死,国民党要绞杀共产党,他一己之力能翻起什么浪来,侬不要费神了”

  夏俊林感受到太阳穴上温和的指力,放松的往后靠去,背后柔软温暖的触感使他放松不已,不由的戏谑的回到

“有张大帅在,侬费什么神,真要是找不到就让大帅抓了洪三,梁义兴还能眼睁睁的看你杀了洪三不成”

  张万霖听出夏俊林是在调侃自己,望着窗口的百灵鸟回到

“为什么是我抓,侬怎么不抓?侬可别想跑,那次我杀人不是侬跟着,咱们可是一类人!”

  夏俊林睁开眼睛,抬头望着给自己按摩的人,还是那副倨傲的神情,二十多年一直都没变过,他们确实是一类人,所以才能抱团取暖,在这人间地狱里好好的活下来

“这百灵鸟你怎么养的?怎么养的这么好”

  张万霖盯着百灵鸟看半天,终于忍不住走过去伸出手指逗起鸟来,回头笑着跟夏俊林说道

  月光从窗外照进来打在张万霖的身上,和他的白色长衫融为一体,柔和的光芒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夏俊林看着此时的张万霖,心中一片柔软,也走过去说道

“侬送给我的,怎敢不好好养着,别逗了,洗洗早些睡吧,明天早上弄还要去见霍先生呢”

“侬不说我都忘了,一起洗吧,还快些”

  张万霖说着和夏俊林一起走出门去

“侬想没想过以后去哪里呀?”

  张万霖突然停下脚步,回头看向夏俊林问道,夏俊林想都没想,边走边说到

“侬想去那,我就去哪”

  张万霖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追上夏俊林的步伐满脸笑意的小声说道

“咱们去维也纳好不好?上海已经不是久留之所,咱们还是去国外避一避吧?”

“好呀,我明天就做准备,等忙完这件事咱们就动身,”

“恩,我过两天和大哥、昱晟说一声,”

“陆先生好说,霍先生那里”

“放心,……”

  长廊里昏黄的灯光忽明忽暗的闪动着,照着两人的影子忽虚忽实,随着两人的走远,影子也逐渐延长融为一体最后消失殆尽

应该算甜文~我尽力了,也尽力在调情了~😂😂😂😂

评论(54)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