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他乡

接着 @良辰怎不笑 的文写的~

云痕接过官爷赏的铜板放进怀里,继续偻着身子打理田地,天上的云随风而来又随风而去不知过了几个时辰,云痕摸摸空唠唠的肚子摘下草帽拿在手中,一边打风一边向远处望去,他看到太阳落在远处的山头估算着应该吃晚饭便俯下身收拾自己的农具,

云痕手里慢条斯理的收拾农具,心里盘算着一会到村口刘叔的面摊吃一碗阳春面,一碗清汤煮的白面配上一勺猪油、两颗小白菜、三滴酱油,味道虽比不得京城的面馆但其中平淡温情却是云痕这半辈子求不得的东西。

微风轻轻吹过,云痕僵硬的停在那里,

他嗅到空气中除了泥土、稻草、汗味之外还多了一丝特别的味道,那是宫中特制熏香的味道,从前只有一人可以使用,现在只供一人使用,

那个人就是这样,霸道的不讲道理,只要他认为是他的,哪怕那个东西逃到天涯海角,他也会追回来牢牢的握在手中,

他曾经拼尽全力想要成为那个人的所有物,可到后来才发现就算他拼尽全力在那个人眼里也仅仅是一条上不得台面的狗而已,云痕嘴角满是自嘲的想到。

云痕摇了摇将农具扛在肩上,悠悠然的转过身正要往面摊的方向走去却被他面前的人钉住脚步。

那个人身材清瘦一身玄色正站在不远处看着云痕,眼角因情绪起伏有些泛红。

“云儿”

齐震轻轻的叫出声,语气随意而亲切仿佛他下朝回家看到云痕自然无比的脱口而出,让人听来觉得这几年他们之间发生的事情如同梦幻,什么血海深仇杀父之恨都是谣言而已,

仿若云痕苦等这三年也都是不存在的。

云痕低下头平复眼中的异样,他走到齐震面前跪在地上,额头被地面上的石子划的有些刺痛。

“草民云痕,参见皇上。”

回声震动肺腑痛感让他好受许多,云痕轻轻咽下口中的血腥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许久,他听到齐震的声音传来沙哑的如同百岁老人

“我在宫中三年,三年里不敢让自己有一刻松懈,你可知为何?”

齐震说完轻笑一声,也不等云痕回话便又说到

“我一闭上眼睛,脑海里想到的不是江山社稷、黎民百姓,全是你,都是你,从捡到你到长大成人一件件小事不停在我脑海浮现,呵呵,我以前都不知我的记忆如此之好,可每次到最后的时候你都消失了,我看不到你也找不到你,惊醒之后我看着灯火通明的大殿和伏地战栗的奴婢,我知道我丢了什么。”

齐震说完看着趴在地上的云痕,叹了口气继续说道

“云儿,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如今我已经是个死人,往后的日子你若是不嫌弃,我便都赔给你可好?”

齐震看到云痕慢慢直起身子双眼淡漠的看着他,只见云痕伸手扫了扫裤子上的灰土,声音温和又带有一丝疏离的说道

“皇上,破镜重圆、覆水难收,草民跟随皇上多年这一颗真心被皇上把玩揉捏早已千疮百孔破烂不堪,草民花了三年的光景才把窟窿缝补上,当初那颗完好无损的我双手奉上献给您您不稀罕,如今这颗破烂不堪的草民不愿给,也不想给,皇上若是想在草民这里住,草民自然是不能反对的,您需要什么尽管吩咐草民能做到的一定做到。”

云痕说完看也不看脸色苍白的齐震,大步向前方走去,他恍恍惚惚的走到面摊要了一碗阳春面,坐在椅子上发呆,身边的惊呼声唤回他的意识,他看见刘叔的女儿春儿急匆匆的端一盆水走过来把手巾沾湿气鼓鼓的拉过他的手小心的擦拭,原来他刚才双手握的太用力,手指甲生生的将手心两块肉划了下来,他心绪烦乱竟然也没感到疼。

春儿稚嫩的小脸满是怒意嘴巴撅到天也不和他说话,云痕求助的看向刘叔却看见刘叔转过头去,一边望天一边恨铁不成钢的说着

“小没良心的,老头子前天手划坏了也没见她这般伤上心,真是女大不中留呦~”

“我那天可是给您做了一大碗阳春面另加两个鸡蛋,您老这么快就不记得了?”

春儿一个眼刀过去说道,老刘看到她的样子用手巾摸了一把汗,快步走过来坐在云痕的身边,向他哭诉这些年一个人养女儿的不易,云痕笑着看这两个人耍宝,原本压抑的心情也好许多,过一会,春儿进屋送盆,老刘撞了撞云痕的肩膀,小声的说道

“你这小子什么时候来提亲呀?丫头这半个月可又推了一个,而且我也想早点抱外孙。”

老刘说完像是想到什么,双眼柔和的笑起来眼角的皱纹都堆在一起,他看到云痕眉头有几分愁容便了然的拍了拍云痕的肩膀,说道

“小子,我知道你没钱,聘礼什么的我不会多要的,只要你以后对春儿好就行,认识你第三个年头了你的人品我放心,我就春儿一个女儿,等我百年之后有你照顾她,我走的也安心。”

云痕走在回家的路上,脑袋里都是刘叔的话语,他知道春儿对他的感情,他也渴望融入这个和谐的家庭里过着平凡而真实的生活,

他曾经想过和那个人来到这里,两个人平静安然的度过此生,可最后回到这里的只有他一人,如今那个人说要陪他,可他却不太需要了,他说不清那种感觉,可能是被伤怕了,也可能是累了,

他刚到这里的时候,天天盼着那天齐震会舍弃王位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可盼着盼着便不在期盼什么,三年的时间不长也不短但却足够他想一想自己和齐震的事情,

在齐震的眼里他只是个仆,虽然齐震收他当义子但奴婢只能是奴婢。灭门之仇是他自己不愿意报的,王位也是他心肝情愿的送出去,要怪只能怪自己动了真心赖不到人家齐震,

可人呀,总是不满足,有了银山就想要金山,齐震给了他甜头,他将那一丝甜味放在心尖一点点的品尝之后便上瘾似的窥探全部,

感情是自私的不错,可惜他用错了人,得到的苦果他只能认。

本来经过三载寒暑他已经认了,他可以麻木的忽略心底的刺痛,他可以娶一个普普通通的妻子就像春儿那样的女孩之后生几个孩子平平凡凡的过完一辈子,可那个人却又突然出现在他面前,告诉他,他曾经梦寐以求的东西现在可以成真,他愿意和自己在一起过一辈子,

呵呵,可那个人凭什么断定,这,还是他想要的,凭什么断定自己不会拒绝!凭什么还不放过他!

云痕一拳打在路边的树上,随后不解气的又踢开脚边的石子,愤然的往家里走去,他远远的看到自己的房屋没有灯火,不由的长长舒缓一口气,他压住心中的异样快步走着。

他走进卧室放松的躺在床上,心里想着自己和春儿的事情,突然他听到书桌旁有声音便坐起身猛地向书桌望去,当看到椅子上模糊的身影时连忙起身要跪下,却听到书桌旁传来阴森森的声音说道

“敢跪,马步多扎两个时辰。”

童年的阴影使云痕僵在原地,齐震看到云痕的反应满意的点亮烛火,虽然已经初春但早晚的天气还是有些微凉,云痕看见齐震坐在那里脸色苍白,手掌轻抚膝盖处又收了回去便自然而然的捂热双手走上前为齐震按摩小腿,

等云痕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按摩有一小会,他心中暗骂自己不争气,手中的力道不由的有些加重,听到齐震的抽气声连忙减轻力度向上望去,他看到齐震正在闭目养神,眼底的乌青显示着齐震最近休息不怎么好

瘦了,以前有些微胖的脸颊现在已经凹下去,小腿也没有几两肉,摸着都是骨头硌得他都太不敢用力

白天云痕心情起伏过大,未仔细观察齐震,现在看着齐震的面容心里不由的有些心疼。

写的卡死我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它这么长!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怎么写都写不完!因为答应良辰会有肉,所以就先写到这里,看来得分上下了……😂😂😂我的本意仅仅是想写肉而已……😂😂😂😂

评论(30)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