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执爱10

   肩上的伤口不停在流血,明台感到自己的意识有些模糊,体身机能提醒他必须做点什么,但他什么都不想做,只想静静的等待死亡,以往记忆浮现在眼前,明台像个旁观者走马观花般的望着,在他看到自己在军校那几年后满意的闭上眼睛任由意识飘散,好像这般便可留下那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

   明台费力的睁开眼睛,他警觉的观察着周围发现自己竟然有些熟悉,他想起身却发觉身体一丝力气都没有,只得老实躺着蓄些力气。

“大哥哥,喝药。”

   过了一盏茶的功夫,明台听到有人在喊他,他往床边望去,看见馒头正端着一碗汤药在那里看着他,他心中一惊,想到怪不得感到熟悉,这里不是馒头的家吗。

   明台挣扎着坐起来靠着床头缓气,惊讶的看着馒头像个小大人似的,拿一把小凳子站在上面要喂自己喝药,明台那里敢让一个小孩子伺候,连忙用自己没受伤的手端过药碗,将里面的汤药一饮而尽。

三天后

  午后的阳光透过叶子打在明台的脸上暖洋洋的,明台懒懒的躺坐在椅子上,眯着眼睛偷偷观察馒头,此时馒头正在洗米,为他们晚上的主食做准备,只见他仔细的、小心的将淘米水倒掉,之后再从新换水,

   明台看着小馒头不由的想到自己,他像馒头这般大的时候别说做饭,连吃饭都得让别人喂,

  馒头洗完米后将明台的汤药端过来让明台喝掉,在看到碗里一滴都没剩时露出满意的表情,他看到明台苦这着脸便从口袋里拿出一粒糖果递给明台,明台心里不由的感慨,真是懂事的让人心疼。

   明台住在这里的这几天馒头的爹爹一直没露面,从听馒头说,自己的伤口是他爹爹包扎的后,明台就非常好奇馒头的爹爹是谁,因为从处理枪伤和包扎伤口上来说这个人绝对是个老手,明台也问过馒头他爹爹是做什么的,馒头给他的回答,是做大夫的,因为最近有个病人得了急病便把他爹爹请到家里去了,馒头得照顾明台,所以就把馒头留下。

   明台看着馒头躲闪的眼神和如同背课文的语速便知道馒头在说谎,但他没有揭穿,谁都有秘密,既然人家不愿相见自己也不能强求,毕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而且从留自己儿子来照顾他来说,这个人对他是没有歹心的。

   明台伤口好些后,便有些闲不住,没什么事情就在房间里瞎转悠,当然经过多年的训练他也发现一些问题,比如馒头的爹爹身体不是很好,因为明台在房间的衣柜里闻到些许的药香,经过多日相处,明台非常确定小馒头是没有什么疾病的,那就只能是他的爹爹。明台还发现天天给他们送菜的邻居刘哥,一定对小馒头的爹爹有意思,毕竟小馒头还小,做菜碰火他爹爹不放心便让邻居刘哥帮着做菜给他们送来,别说刘哥身为一个A,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关键是一提小馒头的爹爹就脸红,纯情的不得了。

   明台摸着自己滚圆的肚子,恋恋不舍的和小馒头告别并告诉他自己以后会来看他的,让他别太想自己,看着明台的样子,仿佛回到了刚从军校毕业那一段时间,那般的活泼富有生命力在小馒头的白眼中,明台终于离开大门消失不见。

  徬晚,馒头无聊的在地上数蚂蚁,他有些想明台了,要是明台还在的话,现在这个时辰一定在陪他玩游戏,突然什么东西遮住馒头面前的光亮,他好奇的抬头望去,见爹爹正温柔的看着自己。

“爹爹”

  馒头高兴的向王天风扑去却被王天风一把抱在怀里,狠狠的亲了两下。

这就是不想写执爱的原因,越写越垃圾~😂😂😂😂

评论(15)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