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怨念的产物!!!

“呼噜噜”

冰块与玻璃杯相撞发出清脆的声响,倒满后明台随手把酒瓶放在地上,拿起酒杯喝一口,别说,伏尔加加冰块真是绝配,

他将玻璃杯放在调色盘旁边,轻轻的掀开面前的白布,还未完成的油画浮现出来,

画布上是一个人,但脸部还空着,只画出整齐的头发和纤长的脖颈,深绿色的军服和至小腿处的马靴,勾勒出画中人修长的身材,这应该是国民党的军装,但在维亚纳应该没人认得,

明台拿出小号画笔调好染料,将画笔停在画中人的脸处便皱着眉头停了下来,过一会他苦笑着摇了摇头,他忘了那个人的长相,他竟然忘了那个人的长相,时间是多么可怕的东西,曾经刻苦铭心的人竟然也被它洗刷的模糊不堪,

明台放下画笔,拿起酒杯对着画布发呆,画布上是他第一个爱人,在他年少轻狂时出现以为会相伴终生的人,

他的老师王天风

王天风交给他很多东西,他能在这场战争中全身而退,可以说他最应该感谢的就是王天风,

王天风是他这辈子第一个爱上的人,第一个永远都是不同的,在军校那几年,他把他这辈子追求人的热情都给了他的老师,当然,最后他成功了。

他像所有的年轻人一样,憧憬他和老师的未来,可惜死间计划打碎了他的幻想

死间计划后明台曾偷偷跑到王天风的坟前,他站在荒草间回想他和王天风的过往,他突然发现他根本不了解自己的老师,他甚至怀疑王天风爱不爱他,虽然他们已经有过肌肤之亲,但有什么人会把自己的爱人送进一个需要自己死亡去换取生机的计划里呢?老师那样周密的人不可能没有考虑到活下来的人的痛苦,除非他根本不在乎,

因此明台愤恨好久,直到他做了五年特工后才明白过来一个道理,

没有什么事情比活着更重要,

他开始解析王天风的一些做法,慢慢的他开始理解王天风,可他还是不知道王天风到底爱不爱他。

后来,战争结束后他来到维亚纳,找到一个华裔女孩与她结婚后,一天早上他看见他的妻子睡醒后看他的眼神,他的脑子轰一下一片空白,他起身走到浴室,冷水从头上流下带走他脸上的泪水。

那个眼神他曾经在他老师脸上浮现过,是他订婚那次,晚上他怕老师生气便半夜偷偷的跑到老师的住处,要好好的解释一下,谁知道他翻进老师的房间发现老师好像早就料到一样,正坐在桌子前等他,桌子上还有一碗面和一瓶红酒,老师胃不好不敢多饮,那一瓶酒便几乎都流进明台的肚子,

年轻人精力旺盛身边又是许久不见的爱人,明台那里还把持得住,那一晚明台把王天风欺负惨了,早上明台迷迷糊糊的醒过来,看着身边满身吻迹的王天风,吓的睡意全无,他直愣愣的看着睡梦中王天风,脑袋里不断的想着一会要怎么哄老师才能保住自己以后的性福,却没有发现王天风已经醒过来,能他想好对策时发现老师正在看着他,那个眼神和他妻子看自己的眼神一模一样。

如今明台再想起来,发觉还是不同的,那时老师的目光深处隐含着决绝与不舍,可那时他太年轻,经历的太少还无法察觉,

明台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冰冷的液体流进胃里变得火辣,热流席卷全身暖洋洋的让人感到舒服,就想老师一样,刚接触的时候以为他是无情的人,冰冷的要命,等真正了解他才知道,他只是把自己的感情包裹起来留给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显然这个人是明台,只是明台当时还理解不到,

明台想到当初自己以为老师不爱他,还为此心灰意冷好几年就好笑,老师早就把对他的情意融入到日常生活里,只是他当时大意没留意到,在他身边熟睡的老师、吃他喂东西的老师、允许他在自己身上开玩笑的老师,这些小事对于一个做特工二十几年的人应该很难适应吧?想一想郭骑云总在老师三步以外的距离不是没有道理的,自己刚到维亚纳时也忍受不了别人离自己太近,特别是一些敏感部位。

明台叹着气,拿起地上的酒瓶刚要续一杯便被人拦下,他知道是谁,无奈的说道

“不喝了,不喝了。”

他身后走出来一个女人,年龄应该三十多岁,但保养的不错气质上佳,双眼满是少女般的灵动与纯真,一看就被人保护的很好,她将酒瓶抱在怀里认真的看着画布,好奇问明台

“这人是谁呀?怎么没有画脸呀?”

明台双眸中闪过一丝暗涌又恢复如常,他站起来将那个女人搂进怀里,深深的望一眼画布后将白布盖在上面向外面走去

“是一个故人,你想吃什么?今晚我下厨。”

随着关门声明台悦耳的声音也被关进这个房间。

既然都发刀,那我也不客气了~😈

评论(2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