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呼噜噜”

  酒水从高处流进碗内至三分之二处停下来,纤长白皙的手指握着酒坛把它放在桌子上,别说,光看这双手,若不是食指与虎口处的老茧,别人看到一定以为是一双握笔杆的手。

  明台端起碗将里面的酒水一饮而尽,火辣辣的液体流入体内,仿佛身体也随着这股暖流烧起来,这种感觉很好,像是将体内的阴暗、杂质都一烧而尽,留下的只有最初的纯粹。

  不知几杯酒水下肚,明台也起了几分醉意。

“明台,别喝了,起来。”

  恍惚间明台听到有人叫他,声音如此熟悉却想不起来是谁,他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想看看是谁在叫他,可在房屋里转了一圈也没有找到,突然他觉得有光亮在照着他,他警觉的向那个方向望去,却看到圆月当空,夜色阑珊,明台痴痴的站在窗口望着明月,看着那月亮慢慢的变成那个人。

十年前,军校午夜

  明台躺在林子里一脸兴奋的往自己嘴里灌酒,不一会一坛子酒便被他喝光,明小少爷以前喝的都是洋酒自然不知道这高度土酒的厉害,果不其然,没过多长时间就见他双颊绯红,醉眼朦胧的躺在那里,

  朦胧间他看见王天风走过来站在他身前看着他,还是那副样子,整洁的军装,一丝不乱的头发,还有那泛红的眼角,

  明台看着王天风痴痴的笑,王天风看着觉得有意思便问他笑什么,明台也不答话,只是向他伸出手,王天风以为明台要站起来便搭手要拉明台起来,谁知一个不防备便被明台拉进怀里,王天风活了半辈子还没让人这般对待过,老脸一红便挣扎着要起来,明台那里让他如愿,双手紧紧的抱着他,一脸痴汉的笑容,口吃不清的说道

“老师,您让我抱抱,您都答应我了,我还没抱过您呢。”

  王天风双眼含笑的看着身边的明台,脑海里有一百种方式让这个醉鬼清醒过来,可看着那满含深情的双眼却怎么也下不去手,

  王天风听着明台在他耳边不停的絮叨,说他终于同意,说自己还没有如此喜欢过一个人,说等战争结束便和他一起去维亚纳在一起领养个孩子之后便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

  王天风看着这张年轻英俊的脸庞,双眼中满是温柔与满足,他可以想象得到他和明台的以后,可以想象得到在某个清晨明台和孩子在屋里嬉戏他在厨房做饭,阳光从窗外进来照在明台与孩子的身上,之后他们一起吃饭送孩子上学,

  王天风轻轻的亲吻明台的嘴唇,引到明台进入他的身体在他体内驰骋,既然是梦那就做的更真一些吧,王天风搂住明台心里想到。

  寒风从远处吹来,明台眼底浮现几分清明,他看了看周围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痴痴的笑起来,不知道他在笑什么,只见他笑得弯下腰,眼泪一滴滴的掉在地上,他又想到那个人,

  四年前他在执行任务时酒醉叫出那个人的名字,引得身份暴露差点死在那个任务中,之后他就再也没叫过那个人的名字,他把这个名字深深的刻在自己的心上,闲暇时自己扒开上面的血痂,看着下面的伤口,自虐般的品尝自己的苦涩,哈哈,王天风,你一定想不到吧,你千般算计救回来的也只是一个疯子而已,一个如你所愿忠心报国的疯子,哈哈,不对,你一定想到了,所以才走的这么决绝、安心,明台呆呆的站在那里,心里疯狂的哄着,可惜没人能听得到。

他站了一会,拿出手绢擦了擦眼睛,冷静的走回房间坐在书桌前,打开台灯拿出钢笔,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在最后一页签上自己的名字,之后将文件放进抽屉里,台灯的光亮照到文件上,只见上面写着六个字

“台湾潜伏计划”

如君所愿,至死不渝。

妈的,本来想写的悲一点,但写完却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什么东西~尴尬~😂😂😂😂

评论(7)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