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执爱 9

  翠绿茂密的树叶随风而动撒撒作响,阳光从树间穿过斑驳地照在小男孩的脸上,明台痴痴的望着那个小男孩的眼睛,水雾弥漫明台的双眼又被他硬生生的逼回去,毕竟成年人的世界里不需要软弱,

  不能相信任何人,王天风死后这句话便深深的植入明台脑海里,这几年他如同一个幽灵似得独来独往将自己藏在黑暗的角落里,不留痕迹不与人深交像个活在世间的异类,表面与常人无异却无法真正融入人间烟火,

  明楼发现明台的变化但也无力改变什么,他们的职业就是这个样子,心中百般算计脚下如履寒冰,日日在牛鬼蛇神之间周旋,聊他人喜欢聊的话题,穿他人觉得好看的衣服,明明不是一类人却不得不为任务伪装自己,付出真情实意换取那帮人精的信任,而后获得自己需要的信息、东西,千人千面却没有一面是真实的自己,朋友万千却没有一人可推心置腹,需要相信别人却无时无刻处于戒备中,明楼见过许多同志最后的死因不是因为被敌人抓到,而是死于自我毁灭,
 
  明台的事情他帮不了,能帮明台的人他也找不到,他有一个预感王天风没有死,因为他当初没有找到王天风的尸首,可这几年翻遍全国也没有找到王天风的痕迹,所以他一直没有和明台说出他的想法,因为他知道明台现在受不得任何打击,特别是和王天风有关

  微风吹过北平的小巷吹起王天风的衣角,王天风紧紧衣领咳了起来,消瘦的身体在肥大的长衫里不停抖动好一会才停止下来,王天风拿出手绢擦了擦嘴角的血丝苦涩的笑了笑,五年前,在死间计划实施之前,他自行更改后面的计划他知道明台一定会用领刀杀他便在和明台温存的那一晚将明台的领刀换为钝一点的刀片又委托老友在汪曼春走后将他送到医院,等明楼把明台捞出来他伤口差不多也痊愈,他在找明台和明台说明死间计划他有把握明台一定会原谅他,之后明台若真的想入GDB那他就跟在明台身边帮衬着,明台经验尚浅共党那边还都是野鸭子把明台放在他们当中他还真不放心,他知道不应该如此做,身为军人为国家舍生取义是天职,可老天让他遇到明台使他连死都不舍得一颗心都扑在明台身上,他欠郭骑云和于曼丽两条命,这辈子是还不了他们,只得下辈子再还,

  王天风本以为事情会按照他的计划走,可谁成想明台那一刀真是用足了力气,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三个月后,老友告诉他,在他昏迷时明家大姐死亡明台被明楼派到北平,还有就是他怀孕了,

  他紧赶慢赶来到北平,看到的却是明台和程锦云成双入对的出入家门,他向邻居打探出明台和程锦云来到北平便完婚,王天风本想找明台问个清楚可晚上洗脸的时候看着水中的自己,那鬓间的白发和苍老的面容使他心中突然酸涩不堪,可能这就是老天爷给他的惩罚吧,王天风怅然的想到,因为他舍弃自己的职责害了自己的学生,老天便用他最在乎的东西惩罚他,这样也好,程锦云比他年轻可以陪明台的时间更长,他一介罪人怎能耽误明台,

  王天风在北平安顿下来后,闲暇的时候也会去看看明台,只是这几年为了生计奔波他已经顾不上去看明台,他身体本就不好,生了明霁之后就迅速破败,以前他学过药理便在一个小药铺上班,但现在北平兵荒马乱药店的工资已不够他和明霁生活,他一个大人没有什么但看着明霁一天比一天消瘦的小脸王天风心疼不已,没办法他只能走险路,去一个富商家里偷了些钱财,在出来的时候被保镖发现动几下手,没想到身体便受不得

  王天风望了望太阳算一下时间估摸着应该到做午饭的时间,他把手绢放在怀里拿着刚才买的米和肉,急冲冲的往家里赶,今天情况特殊不能带明霁一起,否则他断不会把明霁自己放在家里,现在的时局他真怕明霁出什么事情。

  阳光反射在小男孩黑色的瞳孔中,小男孩下意识的皱起眉头伸出手臂挡住阳光,明台看到小男孩的表情后,身体猛地僵硬又放松下来,太像了,他本以为他已经忘记老师的容貌,确实他这两年真的已经记不得老师的容貌,就算在梦中见到老师,那容貌也是模糊的,可见到这个小男孩之后,老师的面貌又清晰的出现在他脑海里,

  “你叫什么名字”

  明台蹲在来温和的问着小男孩,声音有些颤抖。

“我叫馒头,爹爹说了这种名好养活,叔叔您怎么来到我家的院子里?。”

  叫馒头的小男孩笑嘻嘻的说道,看样子也不惧怕生人十分健谈。

“我为了躲坏人呀,有坏人要抓我,你可以帮帮我吗?”

  明台越看这个小男孩越可爱,伸出手捏了捏馒头的脸说道

“那叔叔身上的伤也是他们打的吗?”

  明台听到馒头的问话,眉头微微一挑,心中不由的感叹馒头沉稳,别的小孩子看到一个衣服带血的大人出现在自己的家中,就算不被吓哭也会被吓傻那里会像馒头这样还和他聊天。

  明台还想和馒头多聊几句,但从门口方向传来的杀意使他快速的转身把馒头抱起护在胸前,同时一个侧翻躲在墙后,他把馒头放在墙角再三嘱咐让他藏在那里不要动,之后从正门方向跑了出去将敌人引走。

  明台在小巷里飞快的奔跑由于失血过多使他眼前有些发黑,他心中清楚他最好的选择就是在馒头的家里解决这些人,可看着馒头那与老师想象的面孔和清澈的神情,他这两年冰封的心竟然有一丝温热,他突然不想让馒头看到这残忍血腥的事情,所以他选择在巷子里解决战斗,但显然他高估自己的体力,在杀第四个人的时候他的眼前就阵阵发黑,现在他腿脚也有些泛软,他知道自己坚持不了多久,只希望可以把敌人引远些不要连累那个可爱的孩子。

评论(3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