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戏文(中)

师爷走进茶楼眼睛往二楼扫一圈不用细瞧就看见张万霖正坐在鼎好的位子上听戏,倒不是心有灵犀什么的而是张万霖那一头白发看着太显眼,师爷微微皱了下眉,提起下摆向二楼走去

“怎么坐在这里,想给别人当靶子?”

师爷望了望坐在张万霖四周的人,觉得没有什么异常后坐在张万霖身边笑着说道

“老子死了到安生了,正好给你和小画家腾好地方。”

师爷听张万霖说到死字心里猛地漏跳一拍,人们都说生命无常,师爷心里清楚这句话用在他们身上最恰当不过,他们都是卖命的人,出身卑微又无靠山只能用命去博个荣华富贵,可靠这种方式上位的人没有几个能得善终,这也是师爷当初支持陆昱晟、洪三来香港的原因,他知道张万霖能做到上海三大哼靠的就是个狠劲,因此想杀张万霖的仇家远远高于陆昱晟和霍天洪,他和张万霖虽然离开上海已经有几年,但他心里还是有些不踏实听不得张万霖说什么丧气话。

“侬胡说什么呢!我和萧然仅是朋友而已,萧然为人风趣我又学过几年画,我们仅仅是谈的来而已,你不要”

师爷语气微冷的说道

“侬和他谈的来!那你和他过吧!还嫌弃我不风趣!妈的!老子明天就会上海!给你们让地方!”

听到师爷的话语,张万霖火气压不住拍桌而起对师爷大嚷到。

周围听曲的人被张万霖的怒骂声惊到,向他们的方向望去又被张万霖身上的煞气吓到连忙又转到戏台的方向装作听戏。

张万霖狠狠的扫了一眼师爷转身要向楼下走去,老初刚从楼下上来连忙拉住张万霖,

张万霖早上就有些不对劲,中午大家发现他人不见连忙分头出来找人,老初想到张万霖在上海的时候喜欢听戏,便找到戏园子来,没成想刚走进来就听到张万霖的怒哄声,

“唔,”

张万霖满身火气那里是老初能拉得住的,

张万霖手臂用力一甩,老初被到甩一边肚子一下子撞到桌角上,压抑的闷吭声从老初嘴里传了出来。

“张万霖!你做什么!”

车夫走上来看到老初疼得有些发白的脸,连忙跑过去扶起老初生气的和张万霖喊到

“我没事,就是撞了一下,坐一会就好了,你扶我一下”

老初看到车夫瞳孔中满是冷意身上肌肉也紧绷着,连忙拉住他说道

评论(1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