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执爱 8

时间是仁慈的,随着它的流逝无论曾经多么炙热、深厚的情感都会变得模糊不堪,十几年后你和你的好友吃酒谈天手中拿着酒杯看着窗外,可能是街上某个相似的倩影,也可能是某种熟悉的声音、味道勾起你的心弦,你转过头兴致勃勃的和好友打屁,说起你曾经喜欢过的那个人,语气轻快惬意但细听又有些怀缅与感慨

太阳火辣辣的挂在天上暴晒着地表万物,蔚蓝的天穹中半片云朵都没有,几缕零星的微风飘过却染上空气中的燥热,没有减少人们的热感反而闷出一身热汗。

汗水从明台的鬓间划过落在他的手背上,他却丝毫没有要擦拭的意思,他藏身在高楼的阴影处墙壁正好能遮挡住他的身体,他此时正盯着倍镜眼神里满是冷酷与杀意,

倍镜的另一面是一对正在跳华尔兹的男女,男的看起来有五十多岁,穿着精致的西装舞姿优美,从他有些苍老的脸上可以看出来年轻时一定是一个帅哥,女的看着年龄不大最多二十出头,身上红色的旗袍将她傲人的身材完美的展现出来,做工精致的黑色领口把她白皙纤长的颈部裹住宛如一只高傲美丽的火凤凰,但此时她正软绵绵的靠在她舞伴的身上全身透漏着懒散的气质令人看着就浮想联翩。

“砰”

子弹穿过玻璃窗从舞伴的前额穿过钉在墙上的名画上,男的轰然倒地带着那个女子也摔倒在地上,身处暗处的保镖们快速的冲过来,扫了一眼已经死透了的男人相互看一眼领头的人微微点了点头保镖们快速的分成两帮,一帮人冲着窗外明台的方向不停的扫射,另一帮包围上去却发现那里只有人来过的痕迹而人早已消失不见,

明台捧着一大束花在小巷里急匆匆的走着,右肩伤口处的血迹已经浸透他黑色的风衣,他买了一束花果用挡住伤口处来遮住血腥味,

这次他的任务是中统特工史立群,史立群在打日本人的时候立下不少功劳,但他威胁到gdv的一个潜伏同志所以明台只能杀了他,明台走到一个拐角风衣随着他的走动而左右摆动,两旁破旧的房子和他手中鲜艳的花朵成为强烈的对比,毕竟在这个饭都要吃不起的日子里还有钱买花的人不多,

日本战败后百姓们刚庆幸逃过战乱没两天国共就开始内战,这使本就千疮百孔的中国更加惨败不堪,但其实这些和明台没有多大关系,他还是那个样子,做任务、吃饭、睡觉,从他亲手杀死王天风那天起他的灵魂也随着王天风走了,他像是一个机器人一样没有思想,上级的命令就是他的思想,他也没有感情,只要能完成任务他从不在乎会付出什么代价,有很多同志都不理解就连他小组里的队员对他都是敬而远之,明楼看到他这个样子摇头不语,明城劝过他几次但看到明台毫无改变的样子也就不在言语什么,有些事情别人说一万句对于你来说也不会有什么效果,只能自己独自忍受等待它慢慢消逝,它埋在那里让你碰都不敢触碰可别人不会懂得那种感觉只是让你潇洒的放手,殊不知它已经深深的扎在你的心里想拔出来都无从下手,

明台突然停了下来,风衣随着他的动作发出巨大的摩擦声几朵花瓣飘落在地,明台警戒的看着远处两个穿西服的男人,慢慢往左侧退去在那两个男人没有注意到这个方向时,一个闪身进入到一间院子里。

一个小孩子站在明台的身后,睁着大大的眼睛好奇的看着他,明台观察完情况一回头被脚步的小孩子吓一跳。

评论(6)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