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香港日常 暗涌(上)

  天边的淡白不断祛除夜晚的黑暗,渐蓝的天空上最后一个星星还在闪烁着它的幽光,灰色的薄云在它的身前飘荡像是一条随风舞动的丝带,远方的天际云朵被反射成黄色、紫色,斑驳的堆积在那里如同梵高的油彩画,绚丽明媚富有生命力。

  洪三轻轻的推开房门走进房子,小心翼翼的关上门,借着窗外微弱的光亮在房间里轻手轻脚的走着

“侬和他们商量好了?”

  暗哑的声音在这寂静的空间想起,洪三猛地向发出声音的地方望去

  看到陆昱晟身上披着一件外衣坐在椅子上,双眼里没有平时的云淡风轻而是严肃的看着他,房间没有开灯陆昱晟整个人都笼罩在黑暗里,整个人看着朦朦胧胧的可那双眼睛却锐利无比直勾勾盯着洪三,

  洪三叹了口气把房间的电灯打开向陆昱晟走去,他蹲在陆昱晟的面前温柔的望着陆昱晟,看到先生眼中因一夜未眠而泛起的红丝心疼不以,他伸手拢了拢陆昱晟肩上搭着的外衣向下握住陆昱晟放在膝部的双手,握在手里的双手冰凉刺骨,洪三心疼的放在嘴边亲了亲,把陆昱晟都的双手放进怀里,说道

“不是让你先睡吗?自己身子不好还不知道修养,你在这里坐多长时间了?”

  陆昱晟听到他的话,笑了一下脸上的表情柔和起来,霎那间洪三觉得自己又回到了上海,面对的陆昱晟不是同床共枕的那个人,而是那个高高在上玲珑八面名震上海滩的陆先生,洪三突然感到害怕,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陆昱晟这副样子,他有些紧张的攥着陆昱晟的手又往怀里拉了拉,却只见陆昱晟挣开他的手抽回自己的双手又放到自己的膝处说道

“侬还担心我,侬还是担心侬自己吧,侬知不知道现在香港有多少人要他的命,日本人,国民党咱们就不说,英国人、美国人,那个想让他活着离开香港的!你和师爷不经过我就把事情应下了!二哥不知道脑子瓦特了还是怎么了,也跟着你们胡闹!要不是我门生今天白天告诉我!侬想瞒我多久!”

  洪三看着陆昱晟因为情绪激动而微红的脸庞,心里愧疚不已,他不是不想告诉先生,而是没法说,这次行动他不敢保证自己可以活着回来,他已经把后事都安排好,就算以后他不在?gcd也会保先生一生无忧,这是他答应华哥最重要的原因,他知道这是一个机会,一个能让先生彻底摆脱黑道身份的机会,以那个人在党内的地位,他相信那个人一定会给先生一个好去处,可这些他不能和先生说,他只想先生好好的活下去,无忧无虑的活着,只要先生好他怎么样都可以

  陆昱晟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着,他看着洪三只是望着他沉默不语,不安、急躁的情绪填满他的内心,他刚想爆发张万霖和师爷推门而入,平静的看着他和洪三,显然是被他们的争吵引进来的,

“洪三侬怎么把三弟气成这个样子,怎么了这是。”

  张万霖看到他们的样子笑嘻嘻的说道,他看陆昱晟不理他也不客气大步走到陆昱晟身边的椅子前坐在上面,

  师爷走过来扶起洪三,和洪三一起坐在桌子旁边的椅子上

  陆昱晟看了一眼他身旁的张万霖,笑着开口

“二哥不知道因为什么?用我跟侬好好的说一下吗?”

  张万霖听到陆昱晟的话语没有马上开口,而是摸了摸手上的戒指才开口说道

“三弟觉得咱们能这样生活一辈子吗?慕林、慕晟他们以后怎么办?难道让他们从小就远离故土吗?”

  张万霖说的话陆昱晟自然是明白的,虽然他们来到香港但香港也不是久住之所,不管以后是gdc胜利还是国民党胜利,以他们的身份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最好的办法就是去国外,可这样对孩子就太不公平,而这次行动是一个洗白的机会,而且以那个人的人品和地位,以后gdc这边一定不会亏待他们,

  陆昱晟听后左手的食指和大拇指不停的摩擦,过了许久开口说道

“我要参与这次你们的行动,我在香港有许多门生可以帮,”

陆昱晟还没说完,张万霖就打断他的话语,回到

“三弟,计划我们都安排好了,不用侬插手。”

  陆昱晟听张万霖说完,双眼直直的盯着张万霖,冷笑的开口说道

“黑市那边你们一定是安排沈达、一股党他们,国民党那里汪雨樵的斧头帮应该可以应对,但日本人和英美佬那里侬怎么办?他们可不会轻易放那个人离开的,我有个门生,可以帮忙”

“不用,日本人和英美佬那里我和师爷去,不用你门生”

  听到张万霖平静的话语,陆昱晟眼睛闪过一道精光,他不敢置信的望着张万霖,他不明白张万霖怎么能做到这步,他知道日本人一直想拉拢张万霖,但张万霖一直没有回复,但如果张万霖因为送那个人而欺骗日本人,后果可想而知,他有些担心的望着张万霖

  却见张万霖笑着看着他双眸里满是宠爱,上次张万霖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时,还是他第一次叫张万霖二哥,那时张万霖大笑着拍着他的肩膀跟他说,以后他就是自己的亲弟弟,有人欺负他就找自己。可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张万霖就没有用这种眼神看过他了,

“三弟,侬比我聪明,虽然侬从来不说但我知道在上海的时候,侬私下帮我平了不少事情,侬长大了,二哥也不能帮侬什么了,有些事情我不说你也明白,但我还是想讲一句,侬的那些门生以后就不要来往了,竟然要洗白咱们就白的彻底点,以后,以后二哥要是不在侬身边,侬要好好照顾自己,慕霖他们就交给侬了,侬比我适合教孩子。”

  陆昱晟看着张万霖的表情,听着张万霖的话语,心慌的座位站了起来,脸色苍白神情复杂,他不明白二哥为什么说这种话,这次行动虽然困难但还不到这种地步,他感到这件事情已经朝着不受控制的方向发展

  张万霖看到陆昱晟的脸色,又看到洪三焦急的神情连忙说道

“我今天就是有点感慨,你的身体和我的身体比起来真的太差了,真怕那一天你就先走了,一想到咱们相识二十几年现在还在一起每天开开心心的,就想到大哥了,知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陆昱晟听到张万霖这样说,心里有些踏实下来,安慰的说的

“大哥在上海好好的呢,不用咱们担心,至于我的身体吗,二哥就不要担心了,没听过吗,身体不好的人活的更久,二哥放心我一定陪二哥到最后的”

张万霖挺陆昱晟说完,笑了起来连说好好

  四个人聊到天色大亮,张万霖和师爷才从洪三的房间里出来,张万霖看着送他们出来的洪三,瞄了一眼还坐在椅子上的陆昱晟,搂着洪三偷偷的问道

“后悔吗?”

  洪三向师爷望去,回到

“大帅后悔吗?”

  张万霖顺着洪三的目光向师爷望去,发现师爷也正在看着他目光柔和就像一直在那里望着他一样,他看着师爷笑着回洪三

“不后悔,这是侬这辈子最不后悔的事情。”

  洪三向一股党的房间的窗户望去,像是能透过紧闭的窗户看到里边熟睡的孩子们,目光宠溺而坚定的回到

“不后悔,这是对于先生和孩子最好的结果。”

  张万霖和洪三站在栏杆处,师爷站在张万霖身后,太阳慢慢升起,温暖的阳光照射在他们身上 ,他们闭起眼睛感受从心底涌出的热度。

评论(27)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