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香港日常 百日宴(下)

   林依依和汪雨樵从门外走进来,手里抱着她让玉店打的平安锁,她这半个月里天天往玉店跑从选玉到雕琢她都在老板身边盯着生怕不符合她的要求,这可苦了汪雨樵,林依依现在有孕四个月,他是捧在手里怕摔到含在嘴里怕化,林依依去玉店他自然也是陪着,但他一个大男人天天坐在玉店里面枯燥的看着老板雕玉,有好几次他都看睡着又被林依依叫醒,林依依看他这个样子就不让他跟着去,可他那能同意呀,林依依去玉店的时候他依然陪在身边,当然,还是会睡着

  無夏風看到他这么小心的样子,笑话他这副样子那里有暗杀之王的风范。他也不客气的说那是她没有孕,要不然他家那位也好不到哪里去。無夏風听到后低头微笑不在言语

  一年前现任香港商会会长的公子徐志国对無夏風一见钟情,对外放言非她不娶,汪雨樵和洪三私下调查发现徐志国的人品不错做生意也是个好手,無夏風嫁过去不会吃亏,于是就做决定把無夏風给嫁了,

  那一段时间可把大杂院里的人给忙坏了,天天晚上大家都聚在一起商定日子、饭店、服装什么的,虽然这些东西应该和男方父母商量,但张万霖、陆昱晟、汪雨樵一致决定,其实主要是张万霖和汪雨樵决定,不用男方来他们都包了,有他们在还用香港商会会长做什么,虽然对外说是他们嫁妹妹,但其实他们心里面一直都觉得是徐志国嫁进来。

  無夏風到是没有什么意见,反正只要大家还在一起,嫁就嫁了呗,

  结婚以后她没什么事情就回到 大杂院,来吃美人的鸡汤馄饨;看着一股党和孩子们嬉戏;和陆先生、张万霖、师爷打个麻将什么的,每次都得徐志国来大杂院寻她,她才和徐志国一起回徐家。

  汪雨樵刚想到無夏風,就看见無夏風和徐志国从他们身后走进来,無夏風手里抱着一包东西,面带羞涩的走到陆昱晟和师爷身边,解开包裹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这时汪雨樵才看见里面是什么,

  陆昱晟、师爷、张万霖看到东西后嘴角一阵抽搐,汪雨樵在身后也压抑着笑声,沈达和华哥紧紧的抿着嘴角但眼中的笑意已经出卖了他们,小阿悄和林依依相互看一眼神情有些僵硬,洪三忍了又忍实在忍不住哈哈的笑了出来,他擦了擦眼角笑出的泪水,说道

“無夏風,你这做的是衣服吗?这简直就是街上乞丐穿的衣服呀,只不过就是布料好了一些,哈哈,太好笑了,哈哈”

  陆昱晟看到無夏風有些尴尬,笑一笑说道

“我看挺不错的伐,虽然针线活差了些,但这可是夏風妹妹的心意呀,这个,今天天气有些微凉,我就先不给孩子换上,等过两天在给孩子穿。”

  师爷也跟着附和到

“是呀,今天这天气有些凉,给孩子换衣服恐怕会着凉。”

  無夏風正在瞪着洪三,一听到孩子会着凉,连忙看向陆昱晟说道

“那就不要换了,等过两天我自己来给这三个宝宝换,这可是我第一次做衣服呢,宝宝们穿上一定还好看!”

陆昱晟和师爷看着無夏風期待的眼神违心的点了点头

铁鼓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扇着扇子和皮六小声的嘟囔,天气这么热,给小孩子。还没等他说完,阿星就狠狠的踩了他一脚。

  一顿吵闹后,

  小阿悄、依依和無夏風去帮美人、拐爷做饭去了,一股党们哄着三个宝宝回到房间里,慕晟他们放学回来也跑到一股党的房间里照看自己的弟弟妹妹们,

  师爷和洪三在桌子前谈论公司的事情,张万霖和沈达又搬来一个桌子,和陆昱晟、华哥四个人打起麻将,

  过了会,老初的房间门从里面打开,车夫一脸满足的从房间走出来,老初跟在他的身后,面带春色双眼微红,车夫想要扶老初却被老初躲了过去。

  老初越过车夫往院里望去,看到院中六个人意味深长的眼神,老脸一红瞪车夫一眼,蹒跚的向厨房走去

  留下车夫一脸无辜的看着院子里的六个人

  月上中天,薄云如轻纱一般将月亮遮挡住,圆圆的月亮似娇羞的姑娘在云后散发着柔和的光亮,

  洪三脸颊红润,双眼迷离的靠在陆昱晟的身上,冲着车夫和沈达嘟囔着,不行了,我认输你们来吧。说完就趴在陆昱晟的颈间不起来,陆昱晟正在和拐爷说什么,看到洪三这副样子便把他往自己怀里搂了搂,以防摔到地上,

  沈达和车夫听到洪三的话语便放过他,两个人说着要换个玩法就晃晃悠悠的向空地走去,小阿悄有些担心的看着沈达的背影,老初看到小阿悄的表情安慰的说,车夫打不过沈达,不会有事的。小阿悄看到老初温和的眼神,想到车夫和沈达切磋就没赢过,放下心来继续和依依、無夏風说起这两天知道的八卦

  张万霖双眼泛红的搂着华哥不松手,手里拿着酒杯非要华哥在喝一杯,华哥显然已经喝多了,大着舌头说着你喝我就喝,于是两人又开始新一轮的拼酒,

  师爷和还算好只有些微醺,但徐志国却喝多了,趴在他的身上痛哭流涕的诉说对無夏風的爱意和無夏風对他的冷淡,师爷看着肩头的徐志国无奈的安慰着,無夏風对谁都冷淡就对大杂院里的人好些。没想到他说完徐志国哭的更厉害了……

  星群在天空上闪耀着光芒,照耀着彼此,一个巨大的流星向他们所在的位置袭来,

  火光四溅,片刻后一切归于平静,除了它们自己没有人知道发生什么,看到的只有残留下来的碎石。

评论(3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