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洪陆】药(he)

@云散 的埂和文,我写个be

  香港的新居有一个小院子,正对前厅的玻璃窗,陆昱晟住进来的时候身体已经残败便没有打理,里面杂草丛生凌乱不堪,洪三来了之后觉得看着太过荒凉,就把院子里的杂草都拔了,自己在院子中心搭了个凉亭,凉亭的周围种上紫藤、葡萄籽,没过几天又找人搬进来几颗竹子和两颗樱花树,把竹子种在凉亭的左边,把樱花树种在亭子的前方玻璃窗的右面,

  当时陆昱晟站在窗前看着洪三小心翼翼的给樱花树填土,不由的笑称他是林妹妹,洪三厚着脸皮走过来靠在他的肩上,美称这两颗樱花树是纪念他们重逢的,当然要好生照料

  陆昱晟站在凉亭里拍了拍手里的灰尘,把剪子放在桌子上转身走到樱花树下看着自己的杰作,是一盆被精心修理的盆栽,虽然是一颗盆栽却被主人修剪的气质清冷形如迎客松,陆昱晟站在树下满意的点了点头,

  洪三下班回到家里,把手中的菜放到厨房的桌子上,一边把外套挂在门口,一边跟陆昱晟说今天发生的趣事,他走进前厅往窗外望去,只见陆昱晟背着身屹立在樱花树下,清风徐徐吹过,先生洁白的长衫随风而起,大片的樱花被风吹落从树上飘然而下一时间乱红飞絮,陆昱晟在花海的中心,使人看着虚无缥缈像是一个修道的修士要羽化登仙一般,

  洪三站在前厅看到如此光景不由的痴立在哪里,他看到陆昱晟低下头肩膀抽动,知道先生又咳嗽起来,连忙拿起自己的外套往院子里走去,

  陆昱晟正在看着满天的樱花,粉中透红的花瓣飘落在翠绿的草地上,他的周围像是一副色彩斑斓的油彩画漂亮极了,突然一口凉风吸入肺里,使他不由的咳嗽起来,这几年有洪三的精心照料他的身体已经好转许多,但前几日和洪三爬了一趟山下来后受了些风寒,这几日总是止不住的咳嗽,洪三怕引起他的老毛病便不让他出门在家里养着,可连在屋子里呆了几日,他有些受不得这种闲闷,看今天天气不错就跑到院子里自己找些乐子

  陆昱晟正咳着发现面前有一大片阴影,他抬头看去发现洪三正一脸阴沉的望着自己,手里拿着外套披在他的身上用力的裹了裹,把他拉进怀里在他耳边嘟囔着,说不让他出来还出来,要是老毛病犯了怎么办,

  陆昱晟听着这几年只要他一生病洪三就在他身边唠叨的话语心中满是无奈,在上海的时候他怎么没发现洪三如此唠叨,但他已经找到让洪三停止唠叨的方法,他微微抬起头,照着洪三不断张开闭合的嘴唇吻了一下

  果然,洪三直挺挺的呆在那里耳尖微红,过一会只见洪三更用力的抱着他,在他耳边委屈的嘟囔着

“先生就会欺负我”

  陆昱晟听到后伸出手臂拍了拍洪三的后背,面带笑意双眸里一丝狡黠的神情闪过,说道

“我欺负侬?昨天晚上是我欺负侬还是侬欺负我,侬这个小毛头,说话要讲良心好不伐。”

  这下洪三脸都红了起来,把头埋在他的颈间像个大型犬性动物似的撒娇说道

“那还不是先生的错,谁让先生这让诱人,哎呀,”

  洪三还想说什么,被陆昱晟一个巴掌拍在脑后叫出声来,陆昱晟才不想听洪三后面说的话语,虽然他在上海的时候风流场所去的也不少,露骨的话也不少说,可那都是说别人的,而这个小毛头这几年总爱把这些话用在自己身上,这让他无论如何都是接受不了的,他看着洪三可怜兮兮的望着自己,有些心疼的抬手揉了揉,看着身后的樱花树转移话题说道

“这樱花树都移来五年了吧?”

“先生,是五年零六个月,怎样我照顾的好不好,当初还没我高呢,现在都高我一头半了,对了先生我今天买藕回来了,您不是要吃甜藕吗,我一会给您做,走吧,咱们回去做饭。”

  陆昱晟看着洪三兴致勃勃的和他说着,他看着洪三兴奋的脸庞自己心里也觉着高兴,任由洪三牵着自己走回房屋

  陆昱晟看着在厨房忙活的洪三,想上前帮帮忙却被请了出来,洪三给他洗了个苹果让他坐在椅子上等一下,陆昱晟看着手中的苹果,想着洪三把自己当小孩子的态度心中哭笑不得,洪三住在这里跟厨嫂学了一个月后,就把厨嫂介绍给别人家去了,此后他的一日三餐都是洪三负责,他也已经吃习惯洪三做的饭菜,别人做的还真不太习惯

  他拿起桌子上的水果刀,熟练的削起苹果,走到洪三的身边切开一小块喂到洪三的嘴里,看着洪三像个松鼠似的咀嚼着脸上泛起笑意,洪三看着陆昱晟也跟着笑起来

  吃过饭洪三在厨房收拾餐具,陆昱晟觉得有些泛倦,便先回房间里躺下了,洪三收拾完换上睡衣回到房间看见先生已经睡下,便关上灯轻手轻脚的躺到床上,

  陆昱晟感受身边有动静,朦胧的睁开眼睛看见洪三小心翼翼的正要抱自己,他抓着洪三的手放在自己的腰间,小声嘟囔着让洪三把被子盖严实点,之后他还是觉得有些冷,于是又往洪三怀里靠了靠,感到身后的暖意满意的睡着了

  洪三看着自己怀里的陆先生,听着窗外欢快的鸟叫声,把头埋在先生的颈间闻着先生的气味也睡着了

第二天以复如此

希望没有浪费散散的埂~😁😁😁

评论(20)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