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张万霖X夏俊林】

  天空飘飘洒洒的落着小雨,地上的小草、野花受着雨水的滋润随风轻轻摇曳

“哒,哒,哒”

  竹竿敲在土路的碎石子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一位男子身穿黑色长袍在土路上悠然的走着,他左手拿着竹竿在前方的道路上左右勘探,右手拿着一把折扇,

  他身上的长袍破旧不堪却让人看不出有一丝的穷酸感,可能是因为他身上散发的气势,是如此的凌厉、自信,就像他手里虽然只拿着一个探路的竹竿,也会让人们觉着他在指挥千军万马,随着他一声令下,在草丛里埋伏的人就会势如破竹的像你跑来,撕碎你,拿着你的头颅跪在他的面前向他请功

   一个小娃从他身边风风火火的跑过,他双耳微动却没有避开,任由那个小娃把他撞的一个趔趄,

  看他只是个瞎子,一个身形消瘦,无用的瞎子,就算看着器宇轩昂不似凡人,却也仅仅是个瞎子而已

  小娃忙拉住他的胳膊,看清他的面容急切说道

“瞎子,下雨了你怎么还走这么慢呀!来我扶你。”

  说着就把他的手搭在自己瘦小的肩膀上,领着他往前走,别说速度真快了不少

  毛毛细雨打在小娃的脸上,缓解他有些急切的心情,他往后看了一眼,笑哈哈的说道

“瞎子,上次你给我讲得故事还没讲完呢?你接着降被?”

  瞎子听到小娃用稚嫩的声音说出的话语,身形一顿又恢复正常,却又哈哈大笑了起来,那笑声低沉浑厚,如夏日凉风拂耳而过,余音绕梁

  小娃有些疑惑的想要转头看看他在笑什么,瞎子像是感应到他的想法停止了笑声问他上次讲到那里,

  小娃说上次讲到叫师爷的那个人瞎了,回到大帅府

“之后大帅看到他废了,对他的态度便越来越不好,最后把他派出去执行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那最后死了没?”

  小娃紧张的问道

“死了”

  瞎子目光看着前方,像是他能看到前方的大树、花草似的,平静的回答到

“那他岂不是很伤心,他对大帅那么忠心,处处为大帅着想,大帅还这样对他……”

  随着他们的远走,小娃的声音也逐渐模糊起来,

心已死何来伤心




评论(5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