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无常

【洪三X陆昱晟】

“砰”

   枪声从车内传来,保镖们听到声音,掏出手枪疾步向汽车走去

“砰砰”

   从树林里传出两声枪响,保镖摔到在地上,抽搐两下后没有了生机

   鲜血从体内涌出渗入长衫,像梅花一样绽放开来,陆昱晟不敢置信的看着洪三,鲜血从他口中喷出,呛到气管里,让他有些喘不上气,

   洪三神情凄然的望着陆昱晟,左手不停的给他擦拭从口中流出的鲜血,如果他的右手中没有拿着抢,别人看到他的神情,是不会相信方才是他开的火,

   陆昱晟觉得有些发冷,眼睛也有些发花,他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他紧紧的盯着洪三眼神里满是不解,他想知道为什么,为什么昨天还同床共枕的人,今日竟以游玩为由要杀他,

   洪三看着满身是血的陆昱晟,那股为国家可以牺牲一切的意识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慌乱与不舍,他有力的按住陆昱晟的伤口,脑子里不停的在想补救的方法,看着指缝里不断涌出的鲜血,他的脑子越来越乱,他后悔了,他不应该答应华哥,更不应该相信华哥那一套说辞,先生的死亡就能带来上海的和平吗!

   他不会开车,车外还有华哥的人,他要怎么办,他舍不得,他不想让先生离开,他慌乱的向先生望去,发现先生正望着他,脸色苍白无比,双眸里满是哀伤与疑问

   洪三感受心脏像是被什么狠狠的抓一下,他害怕极了,他打开车门,把先生抱到副驾驶让先生自己捂住伤口,自己做到司机的位子,一面摆弄着汽车,一面安慰先生

“”

   洪三听到陆昱晟说什么,但没听清,胡乱的摸一把脸上的汗水,手里忙乎不停,嘴上继续安慰先生

“没有用的”

   这回洪三听清楚先生说的什么,他猛地向陆昱晟望去,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像是被施了什么法术一样,

   他看到陆先生看着他,无力的又说一遍

“没有用的”

   洪三突然像发疯似的把陆昱晟狠狠的抱进怀里,紧紧的搂着,陆昱晟的闷吭声唤回他的理智,他忙松开陆昱晟,换一个舒服点的姿势,让陆昱晟靠在自己的怀里,胡言乱语的解释着

   陆昱晟听着洪三说的话语,大概明白过来,是选择的问题,洪三选了家国,自己挡到他的路自然就要除了自己,不错,他一直担心洪三太重感情这件事,但现在看来自己的担心有些多余,不愧是他看上的人,学的不错,可以出师了,陆昱晟在心里想着,

   他感到好疲惫想要就这样睡过去,能死在自己心爱之人的怀里,老天待他也算不薄,可他刚闭上眼睛就感到有什么东西落在自己的脸上,他吃力的抬头望过去,看到洪三双眼里满是泪水的看着他,随着眼睛的眨动流下来,划过脸颊,掉落在他的脸上,

   唉,还是太年轻,陆昱晟心里想着,费力的伸出手,抚摸着洪三的脸颊,说道

“我,不怪侬,侬,好好,的”

  他喘了口气,又说到

“给我讲一讲你们的主义?”

  春风吹过树林,叶子飒飒作响,一只燕子在草丛里找着什么,另一只燕子在树上静静的看着它,不知道那里飞过的小石子,重重的将它击落在地,不一会,一群小孩子笑嘻嘻的走过来,将它捡起扔到口袋里,又蹦蹦跳跳的走开,草地里的燕子被惊动,匆忙的飞到树枝上迷茫的看着那群小孩子嬉闹着走开。


既然都写be,我也凑个热闹!!!😡😡😡
怨念的产物!!!

评论(40)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