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陆公馆日常 明

   红彤彤的太阳从海平面缓缓升起,码头的工人们早已经开始新一天的劳作,虽然一天的工钱还不够一家人吃顿白饭,但以香港的情况,能有份工作做就已经很不错了

   日本人上个月占领香港,资本家和政府官员们能跑的都跑了,只剩下一群没钱没势的穷苦百姓听天由命的挨着日子,希望能熬过这场战乱

   张万霖在晨光中醒来,看着身边陆昱晟有些苍白的面孔,心里有些微凉,可以想到昨天晚上他那勇猛的样子,又稍稍宽了宽心,那有重病的人会有如此体力的!

   他用力的拍了拍陆昱晟微凉的脸庞,

   看着陆昱晟朦朦胧胧的睁开眼睛,迷茫的看着他,下意识的把他往自己怀里拉了拉,

   陆昱晟被张万霖拍醒,还没等说话,就压抑不住的咳嗽起来,他这两天都在忧心香港的形势,一不小心就受了风寒,日本人前几天来找过他和二哥,希望他们可以帮日本做事,他和二哥自然是拒绝的,但日本人是不会善罢甘休,一定还会找他们,他已经联系洪三让洪三问问上级的意思,可以想到这件事他就头痛不以

   张万霖看着陆昱晟咳的涨红的面容,认命的扶着腰起身给陆昱晟倒水,他看着陆昱晟喝完水后,好了不少,不由的蹙起眉,

   自从他和陆昱晟来到香港后,陆昱晟的身体就时好时坏,中药、西药吃了不少也不见好转,医生们都说让陆昱晟舒缓舒缓心情,他知道陆昱晟在想什么,但只要两人在一起,在着乱世之中能过一天就是赚一天,想那么多干什么,

   陆昱晟看着张万霖在身边蹙起眉,不由的伸出手想把它抚平,

   张万霖被陆昱晟的动作吓一跳刚想发火,但看到陆昱晟温柔的双眸心跟着也柔软起来,

   陆昱晟看着张万霖眼角的皱纹和不在年轻的容颜,心里感慨起来,时间过的真快,一转眼他和二哥已经在一起二十几年,人生有几个二十年?

    他一面想着一面用手指慢慢的划过张万霖的脸颊,最后停留在嘴唇处,轻轻的用指肚描绘它的形状

    张万霖本来挺享受这份宁静,前几日日本人的到访,使他和昱晟这几日的心情都不怎么好,陆昱晟还因此生了病,他现在一想到日本人就恨不得蹦了他们,但感到陆昱晟的手指停留自己的嘴唇处,看着自己的眼神也有些火热,心里就不由的有些发毛,他比陆昱晟大几岁,以前还看不出什么体力问题,可这几年这个问题渐渐的显露出来,每次和陆昱晟做完他都疲惫的要命,要是陆昱晟来了兴致多做几次,那就真的要他半条命,他要面子还不好意思和陆昱晟谈这个问题

    他一把抓住陆昱晟的手,放到自己的腿上,说道

“都在一起多少年了,有什么好摸得,侬昨天可做了好几次,今天别想了,医生说要节制,”

   陆昱晟知道张万霖的心思,医生从没有说什么节制的事情,但他昨日确实把张万霖欺负惨了,但也不赖自己,谁让张万霖在自己身下哭泣喘息的样子那么动人呢,总使自己想更狠的欺负他

   他顺着张万霖的话语说道

“看万霖哥的话,一辈子都看不够,医生说要截止,侬看看万霖哥还不行?”

   张万霖对陆昱晟的情话已经没有什么感觉,自从搬到香港来,陆昱晟总是对他说情话,刚开始他还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大家都是男人做什么都比较直接,像什么情话什么的,以前他和陆昱晟还真是很少说

   可后来他也听习惯就不觉着有什么,可听到陆昱晟这样说,他的心里还是有些小得意,毕竟是自己心爱之人说的话语,他骄傲的仰起头,手中摆弄着陆昱晟的手,说道

“老子又没说不让看,侬想看就看,”

   说完又像是想到什么,兴致勃勃的说道

“和平饭店换厨子了,咱们一会去尝尝,省着你老一个人乱想,听说……”

   陆昱晟看着张万霖在自己的身边手舞足蹈的,心里放松下来,猛然间想明白一些问题,虽说国破家亡,但以一人之力又能改变什么呢,与其忧虑不已,不如尽力而为,只要能护住身边这个人就好

晟霖文完~洪陆走起~

评论(6)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