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黄粱一梦

【张万霖×师爷】

   月光透过铁质的窗户照进来,落在潮湿的草席上,老鼠从墙角钻出来,快速的钻进另一个墙角,发出吱吱的声响,两三只蟑螂沿着破旧的桌子腿往上爬,

  在月光照不到的阴暗角落里,有什么东西在涌动着,仔细一看,是一个人,

  隐约可以看出这个人身穿长袍,只是已经残破不堪,血迹和泥土淹盖住衣服原本的颜色,往里望去还可以看到被打的血肉模糊的躯体

  师爷挣扎的坐起来,靠在脏兮兮的墙上,小心翼翼的喘息着

“嘶”

  还是不小心碰到背上的伤口,疼得他倒吸一口凉气

“呦,怎么了,永鑫公司的师爷,这点小伤就受不了”

  师爷微微调整一下坐姿,冷冷的向门外看去,仿若他坐着的不是冰凉的泥地,而是上等的真皮沙发

  守门的小卒被师爷身上突如其来的气势吓得后退半步,想一想觉得有些丢脸,气愤的在门口怒骂起来

“还神气什么!你现在只不过是永鑫公司丢掉的东西而已,连手都少一只的废物!呸,还拿你自己是名震上海滩的师爷呢,你现在给老子提鞋都不配!”

  师爷听着门外的话语,低下头看了着自己的残肢,便抬头向窗外望去,月亮真圆,他和张万霖相识的那个晚上真像

  他小时家境殷实,父亲为他请来先生和拳师,希望他以后可以金榜题名光宗耀祖,可没想到马贼的洗劫使着一切都成云烟 ,一家30余口都死于刀下,管家把他藏在灶台里,他才逃过一劫,等马贼走后,他爬出来看到家人惨烈的尸首,心中暗发誓言一定让他们血债血偿,可他打探两年也不没有那马贼的下落,便有些灰心,有人说上海是个好去处,三教九流有点名气的都去那个地方,他有些心动,抱着碰碰运气的心思,也来到了上海

谁知道没碰到仇人,却碰到会要他命的人
 
他初到上海,夜来无事就出去走走,没走几步便看到一人蜷缩在街角,他走过去想看看怎么回事,手刚搭到那人的肩膀,那人猛地拉住他,泛红的双眼阴冷的看着他,

  原来喜欢一个人就是一瞬间的事,他感受着自己乱跳的心脏,突然明白过来

  之后那个人想让自己入永鑫自己便入了,想让自己去杀人自己便去杀,想要自己自己便给了他

  想让自己替他顶罪,自己便主动送门来,任齐林宰割

  他也委屈过、愤怒过,在张万霖娶姨太的时候也离开过,要远离张万霖永远都不回来,可张万霖出现在他藏身的门口,手里提着他仇人的头颅时,他还是心甘情愿的跟在这个人的身后回到上海,这就是命吧,可能是他上辈子欠张万霖,这辈子让他都还回来了

  门口的铁链声唤回他的思绪,他转头看去,齐林西装革履的坐在椅子上,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见他回过神,笑着开口说道

“本来还想让您多活几天,可是洋人那边催的太紧,只能送您上路了”

师爷看齐林那小人得志的嘴脸觉得有些可笑,可他现在不想计较这些,他只想知道那个亲自送他到这里的人怎么样?没有自己在身边那个人出没出什么乱子?有没有好好吃饭?

想没有想他?

他用手捋一捋头发,装作若无其事的问到

“大帅,最近怎么样?”

齐林用手掏了掏耳朵,放在耳边吹了吹,才说道

“不用您担心,大帅马上要娶四姨太了,正忙着呢,就不来送你了”

师爷听后心里竟然没有丝毫波动,

可能他自己早就知道这个答案,只是不愿承认而已,不愿承认自己对于张万霖来说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角色,不愿承认自己这二十多岁的爱恋都付之东流,不愿承认自己爱错了人

一道寒光从颈间划过,冷意从身体蔓延开来,双眼渐渐失焦,周围的一切都变的不真实起来,仿佛置身于梦中,梦里有一个叫张万霖的人,他爱了一辈子,护了一辈子,也搭上了一辈子


评论(67)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