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缘 2

不容易吗?

明台不知道怎么回答,因为没有人会到这种地方问这种的问题。

明台抬起头,舞台上耀眼的灯光与台下昏暗的光线对比鲜明,

沙发上的女人们迷恋而梦幻的望着身边的牛郎,仿若他们就是拯救她们于水火的白马王子,可终有一天面具会破裂,

穷人在怎样伪装都无法成为王子,灰姑娘也只是骗小孩子的故事。

女人们看透他们的本质,玩腻后便会毫不留情的转身离开寻找下一个猎物。

“还好。”

还好,只是年幼丧母,十六岁父亲贪污落马他被迫远离故土,发现父亲给的卡被冻结后为了生存他不得不从事最廉价的工作,

他讨要过薪金,被客人泼过水,也因没有钱一个人游荡在午夜东京的街头。

“为什么做这个行业?”

明台蹙着眉望过去,看到王天风拿着酒杯眼睛看着里面的酒水,像是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已经超过第一次见面应该范围。

“为什么做这个行业?”

看着以为自己没有听清楚,抬起头又说了一遍的王天风,明台一时间沉默不语。

这是一项加分题,明台一般会先给客人倒上一杯酒或而微笑或而深沉的说,

自己喜欢牛郎这个职业或者人生短暂自己想与众不同的度过之类积极、高逼格的话语,增加客人对自己的亲近感和好奇心进而与客人谈论更深层次的东西来加深对客人的了解,投其所好使客人买更多的酒水。

可看着王天风空洞疲惫的目光,他突然不想说出这样虚伪无用的话语。

“因为钱吧。”

算是因为钱吧,

当一起生活两年的女友欠下赌债他无力偿还,听说牛郎挣得多,他放弃慎严的家规来到这里,想要从事这个职业,可看到门口的男孩低三下气的安抚着醉醺醺的趾高气昂的客人,他紧紧攥着手指考虑半天又往回走去,

尊严是他仅有的东西,

钱他可以和女友慢慢还,反正还年轻早晚有还完的时候,只要两个人在一起相互依靠扶持就不会有过不去的坎坷,明台打气的和自己说。

女友冷着脸收拾好东西,面若桃花的坐进门口的迈巴特中,像个小猫似的依靠在那个男人怀里,司机面无表情的提起女友的包裹走出门,汽车扬长而去

窗纱被风吹起,白色的沙雾笼罩着不大的空间,明台睁开空旷的眼睛,因为摄入过量的酒精白色的眼球血丝交错,手臂扫过身旁的空啤酒瓶,空酒瓶发出哗啦哗啦的声响,他直起身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什么东西碎了。

后来他来到这里工作,因为良好的修养和不错的容貌成为店里的头牌,客人们一掷千金只为他可以陪她们喝两杯酒聊聊天,

明台为自己买了跑车,穿上意大利定制的衣服和鞋子,手中的存款使他可以随意出入各种高档场所,可他始终没有换房子,直到有一天他的前女友回来,坐在他们一起买的桌子面前一脸憔悴的说,

那个人又有新的女人,她后悔当初的决定希望可以和他恢复以前的关系。

他看着这个陪伴过自己两年的女人,富贵的生活没有使她看着更年轻反而倍显老态,可能离开他后的生活真如她所说不太美好,

可明台还是拒绝了她,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明台知道自己在等什么。

这个世上仅仅相爱是不够的,

你能给她买大房子、跑车吗?你能带她去各种高档场所吗?你能随意带她想去的地方吗?你能为她还赌债吗?

当时的明台不能现在的明台可以,

明台给她一笔钱,是当时她欠赌债的金额,

男人永远都是小孩子,即使他明白她背板自己的理由也无法原谅,所以他用最直接最幼稚的方式告诉她,

你当初不应该离开。

可又能怎样,当明台穿着定制的衣服看着镜子中衣冠楚楚的自己

他知道自己丢了什么。

改长文,写不完~😂😂😂

评论(1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