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桌子上的油灯闪着微弱昏暗的光亮,把破旧的房子映的更加残败

明台和老师围着桌子,面对面的坐在凳子上,微弱的光亮把他们的影子映的忽明忽暗,

明台表情严肃,目光炽烈的看着王天风,像是等他说话

王天风垂着眉眼,看着放在膝盖的双手,不理他也不说话,沉闷、压抑、严肃的气氛以他们为中心向四周散开

“嘶”

不知道什么东西落在了灯火上,发出声响,

明台看了一眼油灯,又看了一眼老师,站了起来,向窗边走去。

明台站在没有窗户的窗框边,双目沉思的看着外面仅剩的十几个同志,有的靠在树边,有的瘫坐在草地上,有的直接躺在地上,脸上表情都是疲惫不堪,血迹从他们破旧的衣服或是包扎的伤口渗了出来,

再往远处看去,天空已经泛白,过不了多长时间就要亮天,

明台心里有些焦急,猛然回头,快步向老师走去,刚想开口,就看见老师抬起头说道

“我还是那句话,作战方案我同意,但是我去执行。”

“不行,您现在的身体状况根本没法执行任务,还是我去合适,我带两个人把鬼子引开,您带着这些人往北走,再走十几里就能和村里的联络点汇合,到时候您再和同志们来接我。”

明台看老师又低下头不说话,想了想,蹲在老师脚边,笑着安慰道

“我可是您的学生,我的本事您还不知道,要不是这帮同志没有经过专业的训练,给我撤了后腿,咱们哪能被小鬼子追成这样。”

“没有他们,我做事还能方便利落些,到是苦了您了,一会带他们走的时候要小心些,别一门心思往前冲,要保障自己的安全”

越写越丧,觉得自己写的好垃圾……

评论(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