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余生

明台X王天风
1949年上海
   明台再次走在上海的街道中,心情难以言表,他从没有想过自己和老师都能活到新中国成立。

   听到收音机里毛主席大声的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了的时候,明台很激动,他多年的理想终于实现了,他拒绝了中央分配的职务,收拾收拾行李就和老师回到了上海。

   明公馆还在,没有人居住,明台推开铁门看着熟悉的环境,感觉三十余年的时光白驹过隙,往事历历在目,他想到了大哥,还好大哥和二哥活着,只是进入了潜伏期,他也很久没有收到他们的消息了,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在见面,不过只要活着就好,大姐总这样说,大姐……。

   王天风一直注意着明台,虽说明台是重回故土,但这些年经历的事情太多,他真怕明台一下子放松,身体受不住,可明台态度坚决要回上海,自己也只能由着他,反正有自己在,也不能出什么大事,他看着明台神情恍惚,不由的出声

“明台,别在这站着,收拾收拾,咱们晚上住哪呀?”

“住我的屋子,您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会,我收拾完叫你”

   明台回过神,听见老师问他,笑着一边拉着老师往里走一边说到。明台领老师来到了自己的房间,找了把能用的椅子,擦了擦让老师坐在上面休息,自己慢慢的收拾,可明台收拾的太慢了,王天风实在看不下去也动手帮忙收拾起来,也是平时在北平的时候都是王天风收拾,明台那里会这些,两个人将近傍晚才收拾完,王天风毕竟年龄大了,一路车马劳顿,精神有些乏力,洗洗就睡了,明台看老师的精神不太好,想了想抱着老师也躺下了。

   王天风睡到半夜觉得有些冷,往上拉了拉被子,伸手往身边抱去,发现没有人,睁开眼睛看了看,发现明台不在房间,连忙起身出去寻找。

   王天风知道像他们这种人,需要一种东西支撑他们活着,支撑他的是明台,而支撑明台的是信仰,现在明台信仰的东西已经实现,他需要一些时间缓冲,王天风不希望明台在这个时候出事。

   王天风找到明台的时候,明台正在树下面挖什么东西,身边都是坑,看着明台满脸是汗,王天风不由的叹了口气走过去拿出手绢要给他擦一擦。

“终于找到了!累死我了。”

明台小声的嘟囔,丝毫没有察觉王天风就在他身后,王天风看见明台手里拿着一包东西,包的还挺严实,应该很重要,就问了一句。

“找什么呢?非得大半夜的找,就不能等到白天”

   说着就要给明台擦汗,王天风没想到明台会和他动手,直接给他一个过肩摔,“妈的”王天风在心里骂了一嘴,已经多少年没有被人这样摔过,这滋味可真不好受,王天风觉得内脏都要错位了。

“老师!怎么是你呀!你没事吧!”

“不是我,还能是谁!这大半夜的!”

  明台扶他坐了起来,他缓了缓愤懑的骂了起来,这也就是这两年岁数大了,要是以前他早就一脚踹过去了。

“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没什么,老师,咱们回去睡吧”

明台紧张的回答,王天风眯一下眼睛,笑到

“怎么我不能知道?唉,在北平的时候都不瞒我什么,刚到上海就有事情瞒我了。”

“没有!老师!我没有事瞒您!只是这件事情现在不能告诉您。”

“现在不能说?等我老了找小姑娘说去?也是我现在岁数也不年轻了,不敢耽搁明少爷~”

   王天风心里清楚,应该不是什么大事,既然在这个地方藏的东西,那就应该是明台刚做这行发生的事情,那个时候明台还太嫩,接触不到什么重要事件,王天风之所以这样说,就是想逗逗他,当然他不会承认,也有明台刚才摔了他一下的原因。

   明台犹豫了一会,拿起老师的手绢好好的擦了擦脸,把那包东西一层一层的打开,里面是一个小盒子,明台从里面拿出一只戒指,看了看,带在了手上,又拿起另一只,单膝跪地说

“老师,其实我在军校的时侯就喜欢你,我回上海买了这对戒指,心想细水长流慢慢感动你,可没想到后来发生了那件事情,我以为你死了,我心也死了,就把它埋在了这里,但没想到你还活着,而且还一直在我身边,老师,你总觉得支撑我的是信仰,先前确实如此,但自从咱们确定关系后,支撑我的就变了,我总幻想战争胜利后咱们的生活,大哥留给我的钱够咱们买个小宅院,我教书,您在家种种菜,养养花,练练字,等我回家,老师,这次我着急回来就是为了问您一句,咱们以前已经一起过了十三年,我现在想要你余生所有时间,您愿意给我吗?”

王天风愣了一下,眼睛有些湿润,他和明台已经在一起十三年了,他不在乎这些俗礼,他和明台做的工作想多了都是矫情,他没想到明台能想的这样远,他稳了稳心神,拉起明台,在他的耳边,用气声说道

“我有的只要你想要,都给你”

  明台难以置信的看着他的老师,老师以前可从来没有这样过,他的老师应该发现他的生理反应了,但还是靠在他的怀里,面带微笑的看着他,那双眼睛满是深情和诱惑,明台深深的吸了口气,狠狠的说

“您知道后果,别撩我,这两天您休息不好……”

   明台被王天风主动送过来的嘴唇堵住不能说话,自己再也忍耐不住,抱起王天风就往卧室冲去。

  第二天王天风醒来的时候已经下午了,全身像是被马车碾了一样,下半身已经没有感觉了,嗓子也哑的说不出话,明台顾及他的身体,已经好几年没有做的这样狠了,和以前相比昨天他也主动了很多,有两三次明台怕他太累不想做却又被他撩了起来,王天风不是想自己找罪受,只是他这个人很直接,他觉得这是表达爱意最好的东西,也是他仅有的东西,如果明台喜欢,那他就愿意给。

“您醒了,来喝点水,要是不是难受,我给你揉揉。”

   明台冷着脸,喂他喝完水,搂着他给他揉着腰,王天风看了看,清了清嗓子,哑着说

“看来明少爷对我昨天晚上的服务不太满意呀,受罪的是我,你这个样子做什么。”

“您还说!自己身体什么样不知道,这几年刚有点起色,医生都说了让节制,您昨天还敢撩我,明明知道我对您没有没有抵抗力!我也是,怎么没抵抗…………”

王天风听着耳边明台的声音,看着手上一闪而过的金光,闭上眼睛,心想尺寸还正好,不错。

这章写的好卡,感觉很不好!下一个我要发刀!!!!!

评论(16)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