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六年(上)

王天风早上起来就觉得心神不宁的,按着微微跳动的太阳穴,想着可能跟他昨天没有睡好有关系,昨天从明台走后他就没有睡踏实,昨天晚上明台有任务,但他和明台从昨天下午就开始冷战,原因是因为昨天上午明台非拉着他出去买东西,他想想也没有什么事,也就随着他,没想到竟然碰见以前的任务对象的儿子孙贤,他的父亲孙申国是东北的情报贩子,卖给日本人不少情报,军统决定除掉他父亲,而孙申国太谨慎不好下手,军统打探到他儿子好男风,尤其是温和儒雅类的,军统就派王天风去执行,王天风办成师范学生故意引起孙贤的注意,慢慢和孙贤熟悉,之后孙贤邀请王天风去他家,王天风就把孙申国杀了后来任务圆满完成他和孙贤之间就没有联系了,但听说孙贤对他到念念不忘还断断续续的找了他好几年,王天风也没想到孙贤也在北平,而且一眼就把他认出来了,王天风怕暴露引起怀疑就顺着以前演着,说他知道孙贤家出事后去找过他,没找到就回去读书了,还给孙贤寄过信,也没有人回,后来在上海教书,逃难来到北平的,介绍明台是他的学生陪他上街买教学用的书,问孙贤怎么也来北平,家里现在如何等,两人一时好不亲切,明台在旁边看着越来越不是心思,明台承认在和王天风确认关系后自己的占有欲越来越强,恨不得王天风的一切都是他的,不管是未来还是过去,明台知道这是因为他的不安全感,因为他知道在他老师王天风的心里他永远是第二位的,占在第一位永远是国家,他的老师,爱人随时都可以为这个国家而死,所以明明在外面是让日本人都抖一抖的毒蝎,是北平站沉稳谨慎的行动组组长,可在王天风面前却像长不大的孩子,越来越孩子气,恨不得时时的粘着王天风身边,王天风余光看着明台越来越掩盖不住的黑脸,怕孙贤怀疑他们的关系,就让明台先走,明台在一步三回头中先回家去了,王天风又和孙贤寒暄了一会,才起身告辞,孙贤想再续前缘王天风表示没有这种想法,在孙贤的惋惜中扬长而去,其实在明台走的时候王天风的火气就压不住的往上涌,身为一个特工尽然连自己的情绪都掩盖不住,要在军校的话早就两脚给他踹飞了,王天风不由的想这几年他对明台是不是太放心了,自从来到北平明台化身崔先生成为北平行动组组长,王天风化身为刘同在他身边辅助,明台就不太让他超心,一是因为他的身体确实不好,虽然明楼把他救回来了,但静养是必要的。二是王天风有心历练明台,反正有他在就算明台出事还有他接着,他一个黄埔军校出身还当毒蜂这些年再不怎么动脑也比这帮野路子强,而且他也有私心,想身体养好了多陪明台几年,可今天这件事让他觉得自己的想法是不是有错误,决定回家要好好收拾收拾这个小兔崽子,于是两个人就吵起来了,之后两人陷入了冷战,以往都是明台先和好的,这次明台还没和好就先出任务去了,使王天风还有点不适应,王天风从早上等到了晚上心里越来越不踏实,晚上随便吃一口,就穿衣服准备去联系站附近看看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刚打开门就有人急急忙忙的撞了进来,定神一看是明台的队员叫大壮,平时和明台关系挺好的,还来过几次,连忙给迎了进来,大壮看着也有些慌了,和他说明台胸口中枪了,现在在救治,生死不知,让他快和他走,王天风突然觉的腿有些发软,大脑一片空白,有点站不住,觉得有人扶了他一下,他转头一看大壮惊慌的看着他,连忙定了定神,对大壮说“走,带我去看看”。

评论(6)

热度(19)